放鹤归山

此lof目前随缘出现更新。


沈放鹤。林燃。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默读/费渡其人。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

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考据党,实在喜欢费总,瞎写写对费总的人物资料,常读常新待补充。



*年龄:22周岁

*生日:7月31日,狮子座

 

“他动手把日历翻到正确的日期——七月的最后一天。这天其实是他的生日,而生他的两个人,一个躺在疗养院,一个躺在地下。”

                                                              ——实体书p238第二段

*外貌:

 

客人是个身材修长的青年男子,留着几乎及肩的长发,穿一身熨帖又严肃的正装,戴着金属框的眼镜,细细的镜框压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他低头摸钱夹,勾在下巴上的长发挡住了小半张脸,鼻梁和嘴唇在灯光下好像刷了一层苍白的釉,看起来有种格外禁欲的冷淡气质。

                                                             ——实体书p2最后一段

身材修长,及肩长发,长眉入鬓。桃花眼,双眼皮,,平时笑起来是一身桃花,严肃起来锐利的严肃感。是冷峻的俊美。胸口有着不知所云的文身,是纹身贴,遮陈年电击伤。

人白像个吸血鬼,无处安放的长腿,手指修长,睫毛勾人。眼睛颜色浅。

偶尔带严肃的金属框眼镜,常穿西装。也可以穿成有点叛逆却又不过分的艺术系学生。

身上带着古龙水的香味儿。

不喜欢穿秋裤!

*特殊技能:

 

1.似乎是天生犯罪天赋(可能是天赋加成,连打量局里的摆置,都被骆闻舟认为望得桌下藏了具尸体)

2.无师自通的调情&安慰(安慰张婷,调情骆闻舟,“任何人话到了他嘴里都带了暧昧不清的滋味”)吻技七段(舌头打结樱桃梗)

3.高超的车技(机车,跑车x)

4.一身修理技术,或者说手巧(修电器,铁丝戒指)

5.受害者&犯罪人心理分析,侧写人物心理

*《You raise me up》

费渡在车里单曲循坏,手机铃声是,对何忠义母亲的自杀干扰站在墙边脚尖踏节奏,和骆闻舟提起母亲自杀时敲节奏……地下室挂在皮椅上的耳机里和浸满鲜血的视频声混杂。这是“厌恶疗法”,当费渡听到这首歌,看到鲜血时,就会想起陈腐地下室的影像,来遏制他犯罪的可能。

费渡犯罪的技能不是真正天生的,是费承宇在幼时一点一点灌输给他的。费承宇那些埋在土里的罪行滋生出的傲慢也影响了费总。费承宇在费渡认识世界的童年,扼杀他的“多余”感情,所以导致他在前期与骆闻舟的对话中更多显示出的“道德感与责任感低于正常水平”“勒死是一种细水长流的享受”。

好在费渡的母亲在给费渡的童年故事中不断藏入“不自由,毋宁死”甚至亲身作则。他的母亲为了他多活了十五年,那些爱意使他没有成了费承宇如此的人。而费渡确确实实是不同的,他外面阴郁心底里却是最好的一颗心,他是与费承宇截然不同的人。

在前期这首多出现在费渡琢磨事情,自己在铁城堡里舔舐伤口的时候。当时费渡一个人藏了太多秘密,躲在阴暗里,装纨绔多情的模样总憋着自己的心思。随着骆闻舟与费渡感情的深入与救赎,这首歌出现的频率渐渐减少乃至没有。这也说明了,他心上的阴暗角落被骆闻舟的深情给点亮,真正的被救赎。

*性格:

 

1.克制而内敛

“那是一个清澈、执拗、直勾勾的眼神,好像压抑着许多未曾宣之于口的求救和希冀——尽管那少年当时的态度是克制而内敛的。”

如果让我形容费渡的性格,首先我会用这两个词来形容他。他对感情克制而内敛,渴望温情与阳光却总是敛声屏气的。家庭的影响,使他敏感善于察言观色,对所有东西其实都不挑剔(挑食算),不奢求别人能给予他什么东西。他小心翼翼的,甚至是谨慎的。


待完。 


2018-02-23 /  标签 : 默读费渡 95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