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燃。

林燃。
灰度时期,脾气很爆,日子很难过。
“像被流火打了眼。”
盗墓笔记:铁三角死磕/痴迷嫩牛五方/瓶邪半退/黑花OK/客邪客友谊向。
全职高手:伞修伞无差/伞修橙亲情向/楚橙轻微。
火影忍者:第七班死磕/佐樱/鸣樱轻微/井樱友谊向。
网球王子:龙樱/青学友谊向。
其余关键词:priest/长洱/诹访部顺一/阿杰/名侦探柯南/黑执事/龙族。

I was within and without. 
我既是旁观者清亦是当局者迷。

也不知道為什麼,又開始想要好好學習了。雖說這種念頭一直都存在,可也沒付出行動來實踐。好歹有所進步,誰說不是呢。
日子很難過,我還想過下去,想過暑假,想過有炎熱陽光的夏天。離畢業還有兩年,還有幾年暑假可以過一過,我還沒有老到骨子裡去。說起來初三的我真好騙,隨隨便便一個小藉口就支持了我一年初三考湖中。
嘻嘻。政史地的朋友不相信眼淚。我得走下去。
記得及時行樂。

学考前的挣扎。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我们奋力前行,小舟逆水而上,不断地被浪潮推回到过去。

一上lof又被轰炸了...。
苏沐秋的人物理解怎么又转起来了...orz。

记录。/北冰洋。

昨天和朋友出去走走,就经常的那几个地儿。也不知道我们俩一共踩死了多少只蚂蚁。
我说:“最近特别想闻烟味儿。”
她瞥了我眼道:“你或许可以开发另一个新技能。”
我们心知肚明对方的意思,但我还是故意曲了意味说成是我爸戒烟拿不到。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可能是给自己目的的伪装。
后来她的狗逼儿子补完课说要来千里送烟。
我和她走在道上等那家伙,后天突然有个人拍了我们俩的肩膀。我愣住了,纯属被旁边的她一嗓子给吓嗷了一声。
她儿子笑得很放肆,还是老样子的欠扁。也是,他要是不是这副模样,我都不相信。他的长相是我喜欢的类型,张扬跋扈还他妈痞帅。不好意思,这张脸让我感到我内核里就是个看脸的肤浅的人。我觉得我可以无条件原谅这货...

“要不要为我犯个罪?”

舟渡。/费洛蒙。

(狙的香港卷。)
写废的一段...。
写废的一段。
写废的一段。
舟渡。/费洛蒙。

[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

面前的费渡一定是条蛇。
变温动物,盘成一团缩在他的禁区里,朝每个盲目自大的入侵者吐出猩红的蛇信,冰冷而坚硬的鳞片无声嘲笑企图不良者,瞳孔里内敛着经年的漠然和慢条斯理的固执。
“要不要为我犯个罪?”暂时听信蛇的语言。勾人的桃花眼弯起来,低笑嘶嘶地腐蚀了这片空间。
白色像刚刚被挤出来的牛奶般浮动在墙面内,莫名沾染了不可亵渎的滋味。
费渡一身漆黑的熨帖西服,笑眯眯地坐在纯白色的大号行李箱上,眼神拐弯抹角地流露出不怀好意。
“成啊。”声音如同经过了浓硫酸液体,唇齿间都呲出燥热来。人...

瞎写。/负能。

“就别抱紧我 别安慰我
就放弃我 让我继续坠落”
手机屁电没有,还放了别人鸽子。
坐在行李箱上,没找到眼镜在哪儿,从阳台往外看,橙色的灯火一团团的。
刚刚摊在床上思考为什么自己瞎写的玩意给人一种硬气的感觉,像是张开嘴咬到了块石头。现在的我就是这样啊。觉得自己吊在不上不下的境地,让我他妈摔下去啊可偏偏理智不乐意。我一口的刻薄和脑残都无法掩饰,直指别人冲过去。我想快活点啊,外头喋喋不休的废话弄得我耳朵疼。
求求你们别寄希望在我身上,别看我,别高看我。
我想要突破这层隔阂碰得头晕脑胀,可还是失败啊。
无疾而终。
给我个痛快吧,干脆利落那种。
最好一枪完结那种。

楚路。/Drug.脚踏车。

脑残一时爽,产粮火葬场。

全他妈是刀,江南老师也太会写刀了。

热爱评论与推荐嘻嘻

脚踏车嘎吱嘎吱处

答案。

林深见鹿。
诺诺和路明非一路好像是穿越神秘的森林去寻找一只迷路的鹿。这样看来龙4是神奇动物在哪里。
江南龙5的风格改了很多,没有以前文字里敛都敛不住的张扬和少年气(虽然挺直男),减少了对路明非的心描而增多了其他人的侧面描写。我看到的是个比龙4更内敛的路总,他或许还有那个小衰仔的颓废的影子,但几章下来更却像条沉默而强大的龙。
而此章结尾处的几句话,倒是和以前“他要去找他,要去救他,万山无阻”一脉相承,有路明非原来的感觉。到了此处,江南又重新着墨只属于路明非的孤独。
重新开始嗑cp,yeah。

最近一回家总是会哭。
家长总是以为我是因为觉得被骂了才哭。他们总是反问我,我们又没有骂你你哭什么?大有一副会审的模样,我看着他们不解的眼神,眼泪掉得更厉害。
从小的哭泣一直都是不允许发出声来的,我都怀疑我能不能放声大哭来?似乎装了肚子的话也发不出声。仿佛抽离出一部分灵魂来旁观这个觉得家长好陌生的自己。
就是稍稍有些寂寞,他们不了解我罢了。

日常瞎写。/骨髓。

有的人骨子里流淌着河流,而我是烂泥扶不上墙。
假如要形容的话,我骨髓里流动了什么玩意儿?我想把自己给形容成一片叶子,表面上是深沉的暗绿,阳光印不到的处所恰是发黄,叶脉流动着我灿绿的血液。一旦丢了偏爱的光,就怏怏的好像地里的小白菜。
最近选课。我爸反复质问我,你为什么就不能选一门理科呢?
因为成绩不好,不感兴趣?我给我自己找的借口是,我努力了也没用,我达不到别人的程度。
为什么?我爸说,在我耳朵里就像嘲讽像刀像深渊。别人就可以,为什么你不可以?
我凝视深渊,深渊也凝视我。
人的主观能动性可是有限的。我在心里喋喋冷笑,我垃圾啊,我什么都不是啊。
如果我爸要继续探究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这么差劲的话,这就是不是我爸了...

2018-06-02 /  标签 : 自燃 9 8  

南浔。

舟渡/海棠花未眠。03已修。

终于有时间写系列,麻烦回顾前文...。

[一个家暴与青少年的故事。]

03.

“我是馊掉的柳丁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我是灯火流离的都市里明明存在却没人看得到也没人需要的北极星。”
           ——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复古的装修和工业风的摆放品被装小资文艺的店主不伦不类地拼凑到一块儿,审美严苛的费总撇开眼去避免不必要的强迫症心理,嘴角掀起的弧度被他强制按下。
违和感。不单单是装饰的不协调,还有氛围的不合适,一切都好像乱了套。费渡承认自己对于这份摆在面前的礼物很满...

Beatiful world.

趁返校回家想写点东西。零碎的,幻想的,现实的,什么都好呀。
一旦敲下几个字,绿色的光标就闪闪烁烁停止不前。翻出以前的文字,总有一种想要把它揉烂丢出去,或许像是泼水泼出去般干脆。
反复的心情总是有,很正常。但是我觉得我不正常,这才不对吧?瞎几把扯淡地乱想,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和朋友聊天才知道,哦,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喜欢瞎想。首先我挺开心,学校里不是只有我一个很迷茫麻木啊。在暗地里心底上窜起一个小泡泡持续不断地讲:“你不是独一无二的。”
我想要独一无二的存在,不过在某种意义上我的确独一无二,每个人都独一无二。
可我想要比别人优秀。什么叫做优秀?我上了高中以后突然就不懂了?舆论和家长定义的优秀,我做...

瓶邪/晦涩。坑。

16年的坑,顺便放出来吧。

大概是不写下去了,虽然还是很喜欢他们的个人,但是我却找不到喜欢他们在一起的感觉。


晦涩


01.

[摘自吴邪的笔记]

8月20日


距离8月17日已经过了三天了,闷油瓶出青铜门三天了。

黎簇这个小鬼今天大早上就打电话抱怨我没带他去接他男神。谁让他上次去掀汪家老窝的时

候顶着胖子“炸药小王子”的buff,幸好大花救得早,不然连命都没了。


前天晚上我们几个人约饭庆祝闷油瓶刑满出狱,顺便劝劝他洗面革心。到了最后压根变了个性质,有他妈给我唠叨对象的,更多还是一排粽子打呼噜酒气熏天。那天我晕晕乎乎问...

瞎写/理想国片段。

自伤无色。 21:27:23
苏沐秋直接“阿姨,我欠你钱。等我赚钱了还你。”眼睛亮堂堂。叶母嘴巴张了又闭,默默把这钱不用还咽了下去。苏家兄妹都有自尊呢。

自伤无色。 21:28:02
苏沐秋陷入了比以前更忙碌的修罗赚钱期

自伤无色。 21:28:37
叶修戳了戳倒在课桌上浅眠的苏沐秋,眼睛下面挂俩大大的黑眼圈。

自伤无色。 21:28:54
“死了没,壮士?”

自伤无色。 21:29:24
苏沐秋眼睛没睁开,像蚊子一样哼哼了几句。

自伤无色。 21:29:43
叶修笑了笑,原本以为听不到回答了。

自伤无色。 21:30:34
苏沐秋这人跟他脑子里的奇妙点子一样神奇,气若游丝地睁开眼睛,望着叶修。...

2018-05-12 /  标签 : 苏沐秋叶修 3 3  

我苏,好看死了!!!

2018-05-12 /  标签 : 苏沐秋 7  

有个朋友和我说:“梦想不是一下子远去的。慢慢慢慢慢慢离开的,它走得很安静。”
我喜欢这么形容它,它是抱在电器外的塑料泡纸,是一个又一个被人为掐灭的。在瘪掉的一瞬间,弱小的反抗后叹息全成了气音,至少挣扎过。

刑林/光风霁月。(文艺车,短打一发完。)

·长洱《犯罪心理》同人。
·文艺车,我觉得挺文艺的。
·短打两千+

光风霁月倒车请注意

[注]运用了不少元素。
——原著梗多次。
——原作者长洱《天才基本法》
——葛亮《朱雀》《北鸢》
——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
——朱自清《荷塘月色》
——宝井理人《ten count》
——川端康成《雪国》

鸣樱???/于胸口盛开的一朵花。短打完结。

——鸣樱???。原著结局设。
——短打

宇智波家搬了新房。
宇智波佐良娜跪在眼前巨大的箱子前,虽然嘴巴上说了不要但还是乖巧和妈妈宇智波樱一起整理家里的物件。
她被妈妈分配的这个箱子很奇怪,她翻弄了几下,见识到了不少爸爸妈妈压箱底的宝贝。什么据说是爸爸和大伯中二时期留下的黑底红云纹袍,再比如井野阿姨送给妈妈的红发带。那些承载了其他大人们口中很有名的第七班回忆的物品比比皆是。
这些是很有纪念意义啦,她推了推眼镜,扁了扁嘴,那这个是什么啊。
一张早已过期的拉面优惠券和粗糙印着“再来一根”的棒冰木棍。谁会保存这样的礼物呢?
“妈妈——”佐良娜拾起这两样东西问正和小饰品斗争的樱,“这个和这个。为什么在这里有?一乐...

实体书get

2018-04-14 /  标签 : 犯罪心理长洱 9 13  

精彩讨论。

宋声声。

有关樱。


樱一直都是向前追赶的人,不甘一直被鸣人和佐助保护。
她向纲手拜师,笔试成绩优异,成功练成的百豪之术,都是向前的证明。她能为了爱成长,也能为了爱而保护自己保护他人。相比鸣人和佐助来说,她想要变强的理由事实上是有些虚无缥缈的,她的家庭包括血缘使她进步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因为她没有特殊的血缘,老师多少偏心(卡卡西对樱的关注主要是以保护好自己,而不是当个忍者来要求),她的成长是格外的难的。这种家庭背景也决定了樱前期只能拿着苦无守在保护人前,或者哭着问鸣人和佐助的安危,这是因为她缺少变强的理由(家庭和谐,夫妻双在,朋友斗嘴快乐),也没有技能可施(因为没有机会接触特殊的忍术。)
纲手无疑是樱最称职的老师,影响...

2018-04-05 /  标签 : 春野樱 11 4  

佐樱/花冠。(01.未完。)


BGM:花冠—天野月。
[感谢每个阅读的你们。]

00.
"我深爱的人啊,至少,至少在挥刀刺向我的时候  睁开你的双眸,看着我,看清我,直到毁灭的瞬间。 "

01.
是种近乎矛盾的感情萦绕在春野樱的心头不散。
她坐在窗沿远眺满目疮痍的木叶村。哪怕如此,夜色中的村子也淌出了沉甸甸的安定的气息,每每瞥过熟悉的地方回忆便从视界彼端蔓延开来。
今晚月色皎洁,但在樱眼中,纯白之月为了维持自身的无暇,又是何等贪婪地吞噬着太阳的光芒。虚伪的假面被掀开后是更丑陋不堪的真相。
无论是有关与鸣人与佐助君的问题上也好,又或者是将来的目标也好,她不是在拒绝做决定就是拖延时间,一直以来她都很任性啊...

上一页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