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此lof目前随缘出现更新。


沈放鹤。林燃。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伞修。/乐园。(沐秋生贺未完)

伞修。/乐园。

「10.21苏沐秋生日快乐。」

Written by 放鹤归山。
Attention 破镜重圆,教授苏×学生叶,年龄差有点吧,ooc慎

点文,梗源 @芙蓉糖浆

01.

雨已经落了有一段时间了,空气里淡淡地弥漫开新生树叶的清香,出奇得让人心绪平稳。

叶修刚刚上完本大学的金牌专业课,从三楼一步一步踏踏地下来,跟丢了魂似的晃晃悠悠腿颤发软。同寝室的明眼儿人都晓得,这根本就是和快实习的金融专业预备的老狗逼魏琛在操场不服老嗑嘴炮留的债。

都过了一星期多了,叶修腿上大概这点乳酸可能见色思迁又从肝细胞那块儿溜回去了。

见色么,当然是苏沐秋的色,难不成还是那胡子拉碴...

瞎写。/暴脾气的我。

嘿;-)
我不懂你们一而再再而三跟我强调什么,你们是文盲运气好什么都不会是什么意思
要求高是一码事,晓得你们是觉得还差得远呢,我也在尽量地理解你们
但是整天这么和我说,就很过分了,我说了不止三回你们很厉害很优秀啦如果累就休息休息调整调整心态
但是不听啊我靠,那我自己走远点
好他妈烦,自我要求高是好事啊,完成度也比我高啊,我每次听你们说自己咋咋的不好,都觉得自己怕是个废物
还要我怎么做你们才相信自己已经很不错了呢
朋友们,自我评价过低不等于谦虚啊

混更

我爱裴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恋爱!

就天才基本法裴之和林朝夕,裴哥和夕哥谈恋爱而发癫了两个人。

瞎写。/?

?
这个星期我又爆炸了 ,也不能说是崩溃 ,因为我还是恢复了,尚没有到底线

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喜怒无常,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东西的,我想和别人交朋友,但是最后又是因为我个人的问题不了而终,我想他们应该认为我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比如说对床的小姑娘莫名其妙被我冷战了两个星期,其实我也不知道哪里不对了,但是我对她的存在好烦啊,我那一会儿的细胞无时不刻不在说:你他妈离我远点,包括现在,我对我自己说,你是个混球。对方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干什么了,然而我不想说什么对不起,我情愿被误解
我给自己找了一个似是故人来的理由,我有个朋友,我的lof上那个抽烟的朋友,我现实里唯一一段持续时间最久的友情,她一米七多,很狗很自立...

原创人设。/大吉岭茶。

荀鸣。 
/男香“大吉岭茶”
《世说新语·排调》“日上荀鸣鹤。”
男性,181  无业人士(警校闲杂人等……?)
酷哥兼帅哥 贫穷限制想象力
张狂但儒雅,低调而欠揍
初见给人一种冷淡的错觉(其实是脸盲)
眉梢扬起的是快意,眼底流淌河与江,桃花眼
金丝平光眼镜儿(装深沉),挺人模人样,语出惊人
绰号狗命,不知道为啥文艺气质和狗性格融合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音痴,低音炮声音颗粒感很强,字字往人耳朵里钻
烟瘾很大,滴酒不沾,似乎一杯倒
是基佬

最近开始写作文征文,不更新了。

瞎说。/我本人。

我爱惨了……真的是爱惨,必须用“惨”来修饰爱字,别的字不行。
语文老师说欣赏文学,追求真善美。我不懂,我偏爱惨淡的现实,淡漠的人情。
我无感善,我想透过文字去揭开那层痂扯开伤口让你们看。我会冷静地剖析开每个人的心底那些不可言说的阴暗隐晦的秘密,而我自己在对文字的折磨里折腾自己。我希望,我能感受到自己的怀抱,将空荡荡。

瞎说。/That is a question.

昨晚上在寝室一边洗衣服,一边读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的台词:“生存或者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差点被室友挤出水池…,以后还是不要边看书边洗衣服了吧。
值得思考。

我给老七的低俗文学暴灯。

黑花。/芳华绝代。(车。)

突然刹车系列,让我缓几天。
解雨臣生日快乐!
@醉梦浮生 的文。

刹车系列

车车车车
排雷,花爷女装
灵感来自哥哥和塔塔的《芳华绝代》
这可能是个颠覆别人想象的黑花,very ooc
超越我想象的occ

瞎说。/瞎说九门张家和海外张家。

网剧沙海我现在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
是九门张家帮吴邪搞死的汪家,这种说法相当扯皮。
首先不提,张大佛爷在动乱后把九门的案底整得七零八落,他老人家自己也是郁郁而终。九门张家本身就大不前,不存在什么还指导九门生意的事,不然吴二白和解雨臣在原著里地位绝不可能这么高。
其次,张大佛爷是张家外家,从东北迁到长沙,家底不厚,怎么都是张大佛爷一手起家。可是中途抗日以及新中国之后那点破事,应该早就把张大佛爷那些家底给吞没了。
第三,张副官这家伙。……菜鸡得要死 留着他跟谁互啄呢?从网剧里看他的塑造抽了吴邪(黄金鸟)的台词,解雨臣的台词(与梁湾),即使有两位原著雷厉风行帅哥加持,我们仍能看到这货的一脑子的恋爱泡泡。你说...

学校运动会,支了两个精疲力尽的女生,今天早晨起来,肩膀不行了。
抬手就是种刺激。

瞎写。/私人化偏好。

私人化偏好。

*原创人设陈稚。
*现原语c垃圾选手颤抖打字,不是自戏。

“如果我成年了,我要染头发。绿毛粉毛灰毛都好”
陈稚从楼梯上走下来,身边没有一个人,她低声和自己对话,看上去挺像个神经病
她的脑子里已经放飞了各式烫头染发打耳洞戴耳钉嘴钉的模样,眼睛因为在想事情只淡淡地发灰,黯淡无光的死鱼眼
被家人折下来的反骨在伤口和眼泪里泡出倒刺来,她在浓重长夜里嘘声难眠,与叛逆和乖巧这对反义词相伴,陈稚焦虑不安
她砸吧砸吧嘴,长腿长脚像细脚伶仃的圆规,她已经长大了,要学会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
同班同学并肩说笑前行,她们说十八岁的泛着粉红泡泡的少女心,而拿铮亮的刀剖开陈稚的胸脯说不定只有枯萎发愁的烂心烂肺,哦对了...

瞎写。/运动会几笔。

好痛啊。
她抱住自己抽筋的大腿在草地上翻滚了几下,草隔着运动服痒痒地扎着背。她的眼睛倏忽湿了,灼灼的光漏在长长的眼睫上。
于无声处听别人的呼声和鼓掌声,听觉在那一瞬像是被失去了。极深的黑暗拖住她的脚裸,往她把整进迷茫的长途。她睁开眼,粗粗地喘着气,挣开绝望和放弃的手,再度启程。
她的眼里是清醒,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
事实上描写这么细,故事发生得却很快啊。领跑一千五的学姐受伤摔进了草地,无视别人,又站起来追上第三名,却又倒下。

知道希望渺茫仍有勇气去追寻,的确是种英雄主义。

沈琼故事。/青少年自杀现场。

网剧沙海相关,修罗场
到最后我想用「沈琼」这个名字来写这个故事
沈琼单恋黎簇,黎簇对沈琼的感情不明????
第一人称,会有强烈的自我厌恶感
没有句号,不想给他们画句号

文/放鹤归山

00.

高考结束了
黎簇很快就收到了高校录取通知书,与此同来的是一封颇有重量的信封,封面还是吴邪的字“好好学习,你落下的东西”
他心想,这又他娘是哪里来的沙选之子威胁,纸是发白发脆的显然是刚刚发掘出来的,黎簇他还能丢什么东西啊,脑子才对
“操”他骂了句,手一抖信封就碎了大半,从里面淌出了一小捧的白沙和跌落地板上的一颗子弹
谁也不知道吴邪给他再次寄快递,为什么要弄古潼京的沙子和一颗没用的子弹

01.

我的名字叫汪小媛(被...

sex 混乱头脑

英语听力错了八个 怀疑听力下降 被禁止戴耳机了
…啊

一封问卷。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林燃,或者沈放鹤。

林燃的话,是我以前在语c圈的圈名。林烬于燃,如果现在让我来说,可能会用高台树色老师的话。“赤忱,坦荡,以我所爱而爱,以我所恨而恨。”


沈放鹤。

之前也说过取自苏轼的放鹤亭。为什么放鹤呢,我希望自己挣开束缚,翱翔于空。出于私心的是,鹤是我初恋的某个圈名的一个字。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很小…?从小写玛丽苏同人文哈哈哈哈都是黑历史。认认真真开始写东西是在初一开始,不过那时候的东西都是黑历史啊。我也不懂我在想...

找时间看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很喜欢一句话。

“我看别人的文笔,却读你的爱。”

我回来了。

“我是个骗子!”

“我知道。”

直到最后我都不知道拿沈琼还是汪小媛来写她。
这个女孩子,不管黎簇爱不爱她,她都会被浓墨重彩地记住一辈子。

簇湾。/我摘到了一只鸟。

簇湾。/我摘到了一只鸟。

文/放鹤归山
刀不刀我不知道,结局自己猜。
盲冢前,十年后。
我的最后一篇簇湾。

「别担心,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失恋场合。」

黎簇摘到了一只鸟,现在正在他床上酣睡。她的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眼睫上还沾了雨水和泪水,不安定地收拢自己,无意间寻个更舒服的地方。

他觉得自己肯定有斯德哥尔摩症,为什么要拣这只一心用心头血浇灌枯萎玫瑰的傻鸟?他是不是太仁慈了。

“湾姐?”黎簇凑近她金色的脸,喊她的名字。

事实上,他知道眼前的人身上浓重的酒水味儿是为了谁,可他还是陷于深渊。梁湾像漩涡,将他卷入深海,连人间都浸透。他想起整夜辗转难眠的心跳声,想起以前蒙在被子里报复性打的飞机。...

沙海剧大结局最喜欢秦昊老师最后演吴邪的流泪那段。
昨晚和 @晰 吹了一晚上的秦昊老师,那几个镜头除了突兀的苏难回忆,其他都可圈可点。我在那一瞬间就被触动了。
那是希望所有人都好的吴邪,会因为自己做了掂量别人生命的人而哭泣的吴邪。我不知道怎么说,秦老师可能当初的时候我有点慌张,但是到最后我完全被他演得折服了。
谢谢你给我们带来这么好的吴邪。再会呀。

我改磕黎簇和沈琼(汪小媛)了…操。

被同一个人否定过太多次,甚至到了他随随便便说一句不好听的话都是针对是骂人。
我承认我的记忆夸大了事件,我会把东西讲成是别人的错,作为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首先要做的是维护自己。
这是他教给我的。

我又不想回家回校了,紧张的人际交往,暴躁而悲观的我总是要和家长吵架。
好烦啊好烦啊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态度,我好想打破啊。

今天是必须为天才基本法爆灯的一天。
裴之喜欢你,你喜欢裴之。
双向暗恋,太可爱了。

雷雨。

雷雨。

你趴在课桌上午休,口水印蜿蜒曲折。
课本乱搭中间插着白纸考卷,铅笔袋摇摇欲坠悬在桌边,就像站在刀尖上跳舞的小丑。全拉满的窗帘上被随意涂上秘密话语,黯淡的光钻不过厚重布料。
窃窃私语路过你的耳朵,而你在恶意下渡上前往彼岸的河。
雷声狠狠劈开闷热,空气里静静流淌了湿意。液体击地,累积成某种更澄澈的存在,奇妙得像是你每天做的白日梦。

上一页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