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此lof目前随缘出现更新。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邪簇师徒情向。/残酷故事。

文/放鹤归山

黎簇主视角。
瓶邪一句话回忆杀爱情。
邪簇师徒传承向没爱情。
不知道刀不刀,我强调一下没黎簇单相思,也没有邪簇谢谢。
接沙海后十年前。
猜猜我要写什么,猜对了没奖,随缘回复。

太阳从浓重密布的乌云丛里挣扎出一小角,一束光芒直愣愣地抽了一丝落在黎簇褐色的虹膜上,他站在走向吴山居的石台阶路上,眼睛眯起来,几根错乱向上的睫毛被渡了层暖光。

吴山居坐落在西泠印社边的寸土寸金地上,那是在无聊沙漠里吴邪和他磕牙放屁时口中永恒温暖的地方。他到底是一直想见识见识,今天才算有了机会。

在那时两个人面对面交流些计划的零碎结尾,顺便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过往的相关的不平坎坷。

吴邪拨开烧灭的木柴,准确拿捏...

簇湾。/橘滋脏话。加工扩写。

橘滋脏话

文/沈放鹤

ooc有,刀???
时间线盲冢后,季播剧无关。
梁湾×黎簇,没废话,没看错。
有瓶邪内容。
我努力试试我的文艺范,大概不存在。
——

“喂,黎簇,还记得我吗?”女人在寒风里叫住他,叫他名字的腔调跟她以前在医院里一模一样。

她的人和她的声音都娇媚得拧出水来,似乎她还是老样子,是那一个懂得利用自己美貌的漂亮女人。

但他曾彻夜翻腾的熨热心脏的话语和日夜不休的爱欲细微上仍见了裂隙,现在的她和以前的她被重口味的岁月强势地割裂成迥乎不同的个体。

梁湾不再是以前那个梁湾了。

人们都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她的声音。这话放在黎簇身上不大适用。如果是他,他会最先忘记掉这个...

瓶邪。/一篇不知来源的repo.(01未完,一个铁三角在杭州过817的故事。)

文/沈放鹤。


迟到的817贺文。

微黑花,流水账记事。

铁三角的故事,胖子不是背景板。

大致就是一个铁三角在杭州过年的故事。


——

“在我稀里糊涂的前半生,过的无比的精彩,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


01.


不知不觉间,我们仨重组铁三角横扫江湖已经三年了,当我看到胖子和闷油瓶的时候还是有种我才二十六的感觉。


今年的817,我们要在一个温暖的地方过夏天,说是温暖或许低估了杭州的气温。不过现在的天气阴凉得很,风瞎吹。...

万千星辰,为你闪烁。

小南放心飞,南瓜永相随!

张海客出场纪录统计。下

链接 张海客出场纪录统计。上。

为了一个朋友语c更加方便的产物。

紧接在出场后面的应该是张海客人物分析thanks

由于不可抗力,分为上下。


来源南派三叔《盗墓笔记》《藏海花》《沙海》等等零碎段子,可能有缺漏,请讲。


——

《藏海花》

目录:

  1. 第六十五章(张海客讲述,省略)

  2. 藏海花2第一章 问题的所在

  3. 第二章 奇怪的机关

  4. 第三章 临卡

  5. 第四章 泥浆池

  6. 第五章 脚下的古城

  7. 第六章 他们的发现

  8. 第七章 绝境

  9. 第八章 之后的意外(之间张海客讲述,删减...

张海客出场纪录统计。上

链接张海客出场记录统计。下

紧接在出场后面的应该是张海客人物分析thanks

由于不可抗力,分为上下。


来源南派三叔《盗墓笔记》《藏海花》《沙海》等等零碎段子,可能有缺漏,请讲。


——

·《盗墓笔记》(原著未表明确定身份,依照引用《藏》中内容推测此处为张海客登场)

目录:

  1. 第二十六章 不能认为奇怪的事

  2. 第二十七章 我看到了我自己

  3. 第二十八章 追捕吴邪

  4. 第二十九章 真假难辨

  • 第二十六章 不能认为奇怪的事

很快我发现了一个中国人,他背对着我,正和另一个老外在聊天,我一看到他的背...

瓶邪./在到处之间找我。(一发完结)

瓶邪./在到处之间找我。

 

文/林燃

 

BGM:在到处之间找我-梁翘柏

 

原著向,我脑癌努力还原重启邪

ooc有,接重启,有黑花,日常唠嗑向

情感未挑明走向,小哥先的动手

我爱嫩牛五方。

——


我失眠了,在床板上翻了一晚上的煎饼。


好不容易挨到四五点,是如何也睡不着了,我也不强求了,就爬起来洗漱吃早饭。


说来也是有点惨,自从那麒麟竭被我吐出来之后,我的身体虽然没有我二叔讲得那么夸张一下衰老,但怎么样都可以感受到现在的大不如前力不从心。


就比如,现在我一晚上没睡换作以前...

沙海邪中心。/淌过河与江。

“你曾经走得比他们更远,所以丝毫不会畏惧了。”


邪吹瞎几把写东西,我爱吴邪,我吹爆秦昊老师的吴邪,于是我来放飞了。

和 @晰 在企鹅上吹吴邪吹他相当兴奋。

写不出他千分之一的好。


首先是个片段,是季播剧没有吴邪抽烟镜头的怨念。反正我脑癌。

那个男人的坐姿很随意,两条腿叠在一块儿。他垂着眼睫咬着烟头,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

阳光扫在他的凸出的手腕骨上,光影好看得一塌糊涂。

他吐了口烟,烟雾散开隐没他的脸,隐约见他凑在嘴边夹烟的手指关节。

梁湾说不出那种感觉,只能拿几个字概括,这个人很有味道。

男人抬眼,梁湾在那一个瞬间仿佛被定格了,心砰砰...

一篇未完的吴邪生贺/旅途。

未完。

[0305吴邪生日快乐。]
——一句话铁三角系列,沙海腔隙。
文/林燃。

01.
有些地方是一定要去的地方。比如西藏。

02.
这回是我一个自驾前往西藏取材,我没再找几个驴友搭伙。真的要说起来这原因多少会被别人认为在装逼,我想有些地方必须一个人前往,一个人默默体会。
像我多次前往的巴丹沙漠,虽然同样洗涤了我久待城市的心灵上尘埃,但组团和一人进去总归有感知上的不同。浩瀚无垠的沙海带来得不是水汽而是无可比拟的干燥,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仿佛都张开了,我背着行囊跟向导走了一段路,发现自己安心得不行。
作为一个摄影师,为了让模特摆出合适的动作和表情,我自学过一小点心理学。心理学中广泛运用了沙盘游戏[1]这...

2018-03-10 /  标签 : 盗墓笔记吴邪 6 3  

【瓶邪发糖组】我们几个人。(0817贺文)

 

 防吞重发抱歉!!!

  

  ————

  

  我们几个人。

  

  Writtenby:林昀。

  

  火锅座位安排:戳我


【瓶邪发糖组】我们几个人。(0817贺文)

 

 重发抱歉!!!

  

  ————

  

  我们几个人。

  

  Writtenby:林昀。

  

  火锅座位安排:戳我

  

  01.

  

  两天前,于北圌京过大学暑假的苏万他们在黑瞎子眼镜铺里乘凉打工,顺带照看治眼睛的黑瞎子。

  

  八月这些天高温,想着这时候也没什么人来做手工眼镜,就将整个带小孩子的阵地改在了后面的写着大大“拆”字的四合院里。那院子里还挂了几条湿圌漉圌漉的衣服,怎么看都是苏万给晒的。

  

  搁在以前,富二代苏万还会看着那随意摆在电视机旁的貌似民国某位大家绘的瓷器咂舌不已,想着自己拜了个深藏不露的师父,现在来这儿的...

瓶邪/记张起灵的小表情包们。(短小篇一发完,原著背景。)

文字补充:表情包版微信截图

*表情包dalao张起灵的故事。

*很短很ooc,慎。

*偏题。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冷漠无情,只有这被子还有点温度。


事情结束了两年,早在雨村我就不怎么受得了要告诉张海客,他们族长还在山里挖土联系不到的消息。这样显得我特别心胸狭窄小气得很。

我也总不能让闷油瓶处于一个谁也没办法联系的状态,和胖子商量了手机的选择,硬塞了他一个智能机。

闷油瓶学东西特别快,没有半小时他就把一些东西玩得比我还溜。我想起他的年纪,无语了半天。真的就是人比人,气死人。

前一段时间大花把我们几个朋友拉进了讨论组里,叫做什么“解语花呗已到期”。我目不斜...

瓶邪/剑走偏锋。(05~06,短篇完结,梦醒。)

*梗源 @纸鸢菌 

*依旧ooc

*全文10012字

前文回顾:01 02 03 04车 05~06完结

05.

闷油瓶消失了,离开仓促得像一阵轻烟。

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这里的闷油瓶只不过是幻象,由我心中对张起灵的欲念而产生缘起缘灭。当老子真真正正地把他认作是假的小哥,他就会消散,幻境便会解除。

我躺在铺着衣服的地上,用手遮住眼睛。刚刚的纵情放肆的画面还历历在目跟真的一样。我很想调整心情等待回归现实世界,但始终鼻子酸涩,压抑得呼不出气来。

这是一场情感的骗局。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是幻想,但哪怕是面对幻境中的小哥我也不忍心点破他...

瓶邪/剑走偏锋。(04,短篇,开车了。)

*梗源 @纸鸢菌 
*依旧ooc
*下一章不意外的话是完结章。

走长微博 剑走偏锋。

热爱心心关注评论和推荐!!
顺便一提,这篇写死我了,以后不写车了。bye

瓶邪/剑走偏锋。(03,发车前的预热,沙海邪vs盗笔瓶)

*来源 @纸鸢菌 的梗。
*ooc严重
*预备发车

03.
如同一个经年长梦。
不,这本身就是个幻境,是个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悖论。
我的手托着闷油瓶的下巴,让他侧头过来我吻上去,闷油瓶的嘴唇跟许久以前柔软带着恰当的热度,与他本人展现出的在斗中冰冷沉稳截然不同。我眼前的张起灵意外地柔和,阖着眼没有拒绝我的吻。这个人被当作神佛太久,所有人都以为他无所不能能肩扛困难,而他本人洞悉一切却不能洞悉自己,多年来被他的姓囚住了他的命。
我刚刚积累的怒气没骨气地消失了,我还是对他没有办法,就像他对我没什么办法一样。我放轻了些咬他嘴唇的动作,这一会儿啃了老子一嘴麒麟血,口腔里满是血腥味儿。我要张起灵记...

瓶邪/剑走偏锋(沙海邪嘴炮vs盗笔瓶,短篇02)

*梗源 @纸鸢菌 
*依旧ooc
*下一章不意外的话应该是车...

02.
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起来秦岭的那场巨大骗局。扎满尸体的壮观的青铜巨木,竖瞳恐怖的烛九阴,以及老痒假中掺真的谎言,至今历历在目,那场幻境我实在不想再次经历一次。我也不希望闷油瓶的出现会打乱甚至破坏我的计划,哪怕是用某些日后令我厌恶的方法也好。
房间里头很是安静,我能听见我们俩平静状态下的呼吸声。我有点想念胖子炒热气氛的能力,他的荤段子和俏皮话可以减缓此时的尴尬。这几年想对闷油瓶说的话太多,一时竟不知道从何开口,从当初复杂到现在的麻木,我成长了很多。
我揉了揉僵硬的脸,开口道:“小哥,你只是个病人。等你真的从那门...

瓶邪/剑走偏锋。(沙海邪嘴炮盗笔瓶,短篇01)

*来自 @纸鸢菌 的梗,有点写偏
*ooc严重,被好友说是更像藏海花邪,我也很绝望。
*伪分析

01.
我以为我在做梦。
就在刚刚我还站在墨脱的某座雪山上喝着酒。墨脱,是我唯一有信心称之为主场的地方。
他来这儿做什么?他……是谁?是汪家人假扮的?还是张海客没跟他们族里那帮的傻逼们串气儿?或者是真的张起灵?
当见到闷油瓶完好无损地站在我面前,我一瞬没能忍住抑郁许久的情绪拧起了眉。在黑瞎子那儿我学了很多东西,在这时候情绪绝对是最无用的东西,花了半秒我平复了心情,保持着紧绷的状态,我摸着绑在大腿根的大白狗腿准备随时给那人一刀或者给自己一刀。不过对家敢这么大方地出牌,我应该说他们是对我了解呢...

槽个现象,我也就是不懂了。
叶修吴邪苏沐秋像是在他人身下喊着"老公"的那种人么?搁原著里头都是大老爷们,看着"老公"这种词儿也不瘆得慌么?做的出我叫你一声爸爸。
不过沙海邪这厚脸皮到一个境界或许可能可以说出"这里很爽多插几下"这种骚话。

盗墓笔记原著向瓶邪。推文及码文。

先说一下我的品味。

原著性格。吴邪本命,偏爱硬气邪。常年混迹贰零壹伍论坛潜水看文,以前酷爱贴吧。

不注明即瓶邪only


1.渡苦  by一三   完结

穿越时空。接沙海三吴邪割喉跳崖,穿越至过去遇见张起灵。中篇HE。治愈人心。原著向。

贴吧    不老歌


2.路过 by 一三 完结

半架空。长篇HE。

贴吧


3.时年一页by江九 完结

一个暗恋的故事,架空都市。

晋江


4.去日苦多 by迷野Miye 完结

接沙海三,慢热,HE

贴吧


5.观棋不语...

张海客单箭头吴邪/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人是什么感受?[知乎体。一发全文完]

 双生。

  ——ooc慎。瓶邪微……慎。

  ——矫情做作。张海客暗恋向……???

  ——一年前被喂进的邪教。

  客居北海。

  香港人士。三流作家,一流模仿家。

  阅读人数20000+


  谢邀@轻呷杏酒。我有你这个妹妹,不知是人生之幸还是祸啊。

  “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枪,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

  

      这句话说得挺好,我借用一下来形容我对于这段关系的看法。其实我和他细细算来也不是彼此什么特别存在的人,只能算是借着长得同样一张脸被人家记恨了半天,以及利益驱使而组成的临时盟友,也...

盗墓笔记/十年仅此一潘子(吴邪视角,敬潘爷)

十年仅此一潘子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日子已经到了。

博弈最激烈的那一年已经过去了,那时候到了这个日子我已经对时间毫无概念了,发觉是潘子的日子我就省了一根烟给他点上,继续干我的事逗汪汪叫玩。他是不会嫌我小气的。

从长白山回来也有一年多了,扑面的衰老感也没退散几分。我们这些人虽然该老的老,该病的病,但总还是能活完我们应该享有的一生,正如我在张家古楼向天祈祷的那样。可是有些人不能。

最近总是会梦见这十多年来的零零碎碎的小事,去年就有人劝我写下来,写下来的东西会忘得快一些。但每次写道最后那时候,我就会丢掉笔出门去听雨落的声音。这回忆的确痛苦,但遗忘更令我不舍。

前几个月我在以前用的手机又收到了

2016-11-04 /  标签 : 盗墓笔记吴邪 1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