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过分放鹤归山燃。

此lof目前随缘出现更新。


沈放鹤。林燃。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伞修。/乐园。(沐秋生贺未完)

伞修。/乐园。

「10.21苏沐秋生日快乐。」

Written by 放鹤归山。
Attention 破镜重圆,教授苏×学生叶,年龄差有点吧,ooc慎

点文,梗源 @芙蓉糖浆 

01.


雨已经落了有一段时间了,空气里淡淡地弥漫开新生树叶的清香,出奇得让人心绪平稳。


叶修刚刚上完本大学的金牌专业课,从三楼一步一步踏踏地下来,跟丢了魂似的晃晃悠悠腿颤发软。

同寝室的明眼儿人都晓得,这就是和快实习的金融专业预备的老狗逼魏琛在操场不服老嗑嘴炮留的债。

魏琛说,苏沐秋呢?

叶修仙气腾腾,道,和他宝贝妹妹带千机伞跑了。

加速...

伞修./Empty.未完

文/林燃。

前文回顾

伍/

这是难得一场叶修为主指挥却失了上风的战役。不管叶修做了什么胡搅蛮缠的攻击,对方都回一个流氓气十足的小礼物来。

魏琛在战场上做临场指挥,经验丰富的魏副将及时给坐镇指挥处的叶修反馈消息。

“老叶,你确定对方不是用伊甸园复制了一个你出来,刚刚一个撩阴脚像是你的作风。”他嘀咕,躲在遮掩物后,不知道从哪里窜来一个穿紫罗兰联盟武装的炮灰。

叶修在另一端瞥了眼全息投影出的敌方阵型,俯视往下去是个“伞”字,而伞的尖端正往魏琛那块儿冲来,不得了了,他摸了把下巴:“我也觉得,对方似乎换了个对我余情不了的指挥官。”

魏琛没发觉,没等消化叶修的话,炮灰就已经大喊:“王八蛋魏琛...

伞修./Empty(未完 )

Empty.

I was within and without.[1]

文/林燃。


/序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厄运缠身》书评


/壹

“咯嘣…”脆口的小东西被丢在嘴里,苏沐秋在举办宴会别墅后的海岸上发呆。

以前他牙尖嘴利,现在他是孤立无援的反抗者。

他眼下参加的这种规模的宴会,只有少数的接触到政府内核的阴谋家和来自名流的手掌权利的贵...

伞修/夜深忽梦少年事。

——短打小甜饼

冷水击倒脸上,早晨独有的茫然才被完全驱散。狭小的空间里,隔开淋浴间和洗漱间的任务全落在了朦胧砂质的玻璃推门上。水池台上摆的东西不多,一小块舒肤佳的肥皂,一罐嫩粉色的面霜,和放着牙刷的黄色塑料杯,总之是一副干净自然的模样,也和生活在其中的两个人特别相符。
水池台的旁边开了扇窗,阳光穿过方方正正的窗框洒在叶修半张脸上。他抬眼,恰撞进部分斑点发霉镜中那人的眼睛里。对方青涩地打量叶修,叶修也一点一点打量着对方。
像是梦,叶修张张嘴开口,“我在......。”他连话都没讲完,后面推门而入的那苏沐秋打了个哈欠倚着门,道:“你可清醒着呢。”
“哦,苏沐秋。”叶修看着此人——昨天跟他pk了好几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