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放鹤鹤×林燃。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张海客出场纪录统计。下

链接 张海客出场纪录统计。上。

为了一个朋友语c更加方便的产物。

紧接在出场后面的应该是张海客人物分析thanks

由于不可抗力,分为上下。


来源南派三叔《盗墓笔记》《藏海花》《沙海》等等零碎段子,可能有缺漏,请讲。


——

《藏海花》

目录:

  1. 第六十五章(张海客讲述,省略)

  2. 藏海花2第一章 问题的所在

  3. 第二章 奇怪的机关

  4. 第三章 临卡

  5. 第四章 泥浆池

  6. 第五章 脚下的古城

  7. 第六章 他们的发现

  8. 第七章 绝境

  9. 第八章 之后的意外(之间张海客讲述,删减)

  • 藏海花2第一章 问题的所在

在我认识的人中,胖子就是一个特别善于发现这个矛盾点的人,而且他有一个非常好的思维优势,就是他首先怀疑一切事情的合理性。说白了,他在遇到任何他自己不理解的事情的时候,就觉得是有人在耍他,如果不是人,就是有鬼在玩他。

  这种思维方式的好处是,你永远有一个准备揍得对象。人这种东西,无法面对无形的恐惧,但一旦知道有人在玩自己,愤怒会给予自己很多额外的力量。

  而在这种善于发现矛盾点的人当中,张海客就是和胖子很类似的一个人,这批人其实水平智力都很出众,各有各的长处,但惟独张海客有所谓的“破局”能力。

  很多时候,我们说如果有人要设计你,能破解的时候一般都是所有伏笔没有埋好之前,一旦伏笔埋好了,所有东西开始启动了,在想要翻盘就特别难。

  也就是说,如果你已经进入了一个圈套,要破坏一个已经完成的圈套,并且自己已经被困住了,破局就需要相当的智慧和想象力。

  最主要的就是发现弱点的观察力和如何迂回的想象力。

  所以张海客一看到东西,正正地排在墓室正中央,他就知道这东西肯定是关键。

  • 第八章 之后的意外

  听到张海客说完这一切,我的整个头脑都有点发涨,张海客又说到:“这就是你们朋友曾经做的一些事情。”

  “之后,他就把你们救出来了?”

  张海客点头道:“是,当然过程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我要是说出来,也会是十分精彩的故事,但一来古城之下的秘密我们已经知道了;二来其中很多东西虽然精彩,可你们两位也算是这一行经历异常丰富的,那些奇怪诡异未必会勾起你们的兴趣。所以我在这里也略过不说,只是把我们救出来之后,他就和我们分开了。之后在家族中偶然遇到,也没有太过说话。你知道后来他能力越来越强,地位也越来越高,不久就不是我们可以说上话的高度了,从此也就断了联系。”

  “插句题外话。”胖子这时候问道,“你说当时是民国,老大,你当时十五岁,您现在贵庚啊?”

  “问人年龄是一个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张海客说道,“我只能告诉你一点,你的推测肯定是不准确的。”


“这么大年纪了,一点修养都没有。”胖子抹了抹脸道,“还好茶是凉的。”说着又问张海客,“你妹妹嫁人了没有?”

  “尚且没有,这事我妹妹基本不会着急。”

  “几百年的老处女啊。”胖子道,看了我一眼,“咱们离这种人最好远点,胖爷我可懒得伺候内分泌失调的女人。”

  我问张海客道:“那后来呢?你还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

  “这么说吧,你想知道这个人的生活细节,我也不能告诉你太多,他在我们家族内部也十分神秘,因为张家族长能接触到的秘密太多了,我们对于他的行踪也很难把握。张家在某些方面非常开明,但某些习俗却非常传统黑暗,不守族规那是要用私刑的。”看见我有些惋惜的样子,他立刻又道,“我可以说出他这么多年行动的脉络来.你听完之后,应该还是能有所启发.毕竟你是在他身边,知道很多们所不知道的细节。”

  我心说我知道个蛋啊,但他既然这么想,我也就不动声色。他继续道:“他八九岁的时候,被人带入了泗州古城之下,当做采血和苦力。之后,他应该是了解到了古城中埋藏的秘密,那东西现在我也知道了,就是张家族长身上的信物。

  “我是推测出来的,当时的泗州城有一次张家人的内乱,两派势力在城内暗斗,可能是一次刺杀张家族长的行动。那一次暗斗的结果是有人放堤坝把整个城市淹了。不仅如此,为了防止张家人查明事实,当时的阴谋者还控制政府将古城完全封闭了起来。后来古城被掩盖了下去,但张家族长的尸体上,有—个东西,随着尸体一同被埋人了古城之下。”

  我听张海客说,那是一只青铜的铃铛,现在我们知道.张家对于六角铃铛是有研究和控制的,虽然他们还是无法参破其中的奥秘,但比起普通人,他们已经可以使用六角铃铛了。族长那只六角铃铛和其他的铃铛不同,第一.它非常大,几乎有牛铃一样大;第二,它发出的声音十分轻微,但人只要听到就会神志清明,就是可以定往你的魂魄。说白了,就是它可以抵消其他青铜铃铛的作用。


“好了,请允许我卖个关子,如果你想继续知道更多,那就加入我们把。”

  “最后一个问题。”我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已经基本上被说服了,我问他道:“闷油瓶留在雪山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是那只青铜铃铛。”张海客道:“得到了这个东西,我们才能进入张家古楼,看到张家保护了那么多世纪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东西。”

——

《沙海》

目录:

  1. 第十八章另一个吴邪

  2. 第五十三章反击


  •  第十八章另一个吴邪(本人推测此处为张海客,暂录)

他看了看吴邪,看了看照片里的人,心中觉得非常的奇怪。因为,他在照片里看到一个笑得很开心的年轻人。这个人,和面前的吴邪长得很像。不,不是很像,简直就是吴邪。这个老板以前跟团来过这里?

“老板,你看。”他对吴邪说道:“这个人,你觉得像谁?”一边盯着他的面孔。

吴邪接了过去,王盟就在边上道:“你一个人质,有什么资格叫老板,别他妈给我套近乎。”吴邪没理他们,而是看着黎簇手里的照片,一探之下,他也皱起了眉头。

他心里咯噔了一声,这段时间来,只要是查那件事情,每次看到这张脸,他总是会心里抽搐。

他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太可能见到这个人了,但是,显然这个人还一直在非常积极的活动,那也就是说,他以为结束的那件事情,也许根本还没有完结。

王盟凑了过来,看了看照片,就道:“老板,又是他。”

吴邪点头,黎簇问道:“这不是你吗?” 吴邪摇头:“不是我,或者,这个才是真正的我”

  • 第五十三章反击

“你真的愿意承受吗?”

“我没有选择。”

“你有选择,你只是看不到而已。”

“那即是没有选择。”

“长叹”

“那你会告诉他这一切吗?”

“不会。”

“那你会告诉他什么呢?”

“我会告诉他,他只是一个病人,现在开始,他可以休息了。”

“他们不会让你说出这些话的。” 

“我不允许他们不让。”

吴邪睁开眼睛,汽车还在高速公路上,他摇了摇头,刚才睡得太浅了,头有一些痛。

脑子里的张海客还在不停的说话,烦死了。

你不就在害怕吗?害怕规律被打破之后无穷无尽的变化,关我屁事。这个世界上最初没有你们,你们不是必须存在的东西,对于我来说,还不如我的头发让我自己心疼。

他摸了摸头。

狗日的,老子的秀发啊,这个年纪,剃了还不知道能不能长出来。

他想起了楚哥,叹了口气,自己绝对不能变成那样。

——

《十年》

目录:

  1. 37

  • 37

第一个瞬间,我有了一种认识和不认识完全混淆的感觉,随即我便发现,这两种感觉都是对的。因为,我看到的是我自己的脸。来的人,竟然和我长的一模一样。

我眯起眼睛——张海客?还是——

他的脸上充满了疲惫,迷茫的环顾四周,不是张海客,张海客的眼神坚定和锐利很多。

 ——

《盲塚》(原名段子、铁三角的雨村日常)

目录:

  1. (没题目)

  2. 老借据

  3. (没题目)

  4. 千军万马

  5. 盲塚004 · 时间点


1

张海客一行到福建旅游,顺便来看望族长,他们的到来,让我有所不习惯,虽然他们遵照传统,带来了很多望长辈的礼品。多事香港的各种药酒,虫草。甚至还有脑白金。

我和这群人在一起忒别紧张,毕竟之间很不愉快,也知道他们要翻脸起来绝对不会留情。如今靠着闷油瓶的关系,大家算是朋友,但张家人性格太怪癖,我不想结识更多。除了张海客,所有人都话少,泡温泉的时候,身上的纹身几乎全部会显现出来,气氛非常尴尬。我一个人远远的缩在角落里。时常想落荒而逃。
但因此也有新的发现,我发现海外张家的纹身比较个性和闷油瓶的很不一样,我问张海客,他告诉我海外张家用传统的纹身会让行动产生不便,所以比较自由,如他,就只是在脖子上纹了一圈梵文译的诗词: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我心说装了个大逼,幸好平时看不见,他妈的和我长的还一模一样,我可不想背这种黑锅。

  • 老借据

胖子叫了果盘和几瓶洋酒,就开始点歌。好在这里的系统很老,都是我似曾相识的歌,在看到歌名的时候,我时常恍惚,在那个瞬间我才会意识到,我记忆中的这些歌在当年都是新歌,如今已经是陈年旧事了。闷油瓶靠在沙发的转角很快就睡着了,张海客在第三首开始放飞自我,和胖子合唱起了星愿星语,我知道有胖子在,有一首歌是永远不会点的。慢慢也困顿下来,拿出手机刷起了朋友圈,看到了王盟从在南京的一些照片。有一张照片他单独发给我了我,那是一张借据,年代很久远了,上面有我三叔的签名。
刷朋友圈发困,王盟的朋友圈里全是游戏过关的更新,偶有拍的像缉毒纪录片一样的自拍。很快我也在胖子的呼麦中睡着了,第二天醒来,自己就躺在包间的沙发上,边上躺了一圈的宿醉张家人,闷油瓶已经不在了,他竟然一个人都没管自顾自回房间睡了。我在人中间小心的跋涉心说昨晚发生了什么?
昨晚发生了什么,当张家人真是太压抑了,要不要high成这样。回房我就精神了,毕竟没喝酒又天天锻炼。我看手机里有一个和北京那边交流的群,昨晚北京那边有一个九门的纪念活动,感觉真是夕阳红起来了,到了中午胖子起来又出事了,我去医务室看胖子就看到他提溜着一只猫,说不知道怎么和猫打起来了。


胖子打针的时候直接躺在医院的塑料的等待椅子上睡着了,我实在搬不动他,也想让他睡一会儿。蹲在医院大门口的楼梯上,看安静的半夜的小镇,和张海客闲聊,我就问他能不能去整整,顶着这张脸多寒颤,他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问我知道不知道黑瞎子已经穷到去做滴滴快车了。我心说他不是要瞎了么,麻痹的。

  • 3

张海客走的时候,胖子挥着手送到高速口,我蹲在路边的护栏边看他,觉得他的魂都跟着张海客走了,我和张海客的相貌渊源那么深,也许他是出现了错觉,以为当年的我远去了,而如今这个养老的老帮菜只是一场幻影。胖子折回来挠头,问我咱今天干嘛。我叹了口气,离去南京还早,不如计划旅游一次吧。

  • 千军万马

虽然不想承认,我忽然觉得我对于闷油瓶和张海客的判断可能不适用于所有的张家人,我面前的两个张家人,也许没有读过什么书。
“对了,你会微积分么?”我问小张哥,决定试探一下。

  • 盲塚004 · 时间点

闷油瓶则出门了,不知道是不是去找瞎子了,我翻着笔记,多少年没看,像新看一样竟然看进去了。看着看着,看着图片上发黄的纸——当时扫描下来是因为纸变的太脆——忽然想到张海客之前和我说的,漫长的生命中总有一个时间点,这个时间点之前,无往不利,任何艰难困苦都能坚持,之后,看似永恒的东西开始腐朽,朋友开始死去。

——

三叔微博

“我们张家人,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口才,如果身为张起灵,连话都讲不利索,那么张家真的会没落。”洪武十二年,据说此代的张起灵和以往都不相同,他立下宏愿改变张家的封闭的风格,积极入世,终被汪藏海发现了张家的存在,导致了之后长达几个世纪的纷争。具体事实已不可考,只在张海客的闲聊中,能得知一二野史。——《藏海戏麟》

——

《重启· 极海听雷》

目录:

  1. 第两百二十四章 结局了

我曾经查到过一些信息,在我的人生中,曾经有一段时间,世界上出现了很多个长的和我相似的人,他们用的是不可逆的易容方式,通过手术的方式,永远变成了我的样子。至今我不知道这么做的用意。也不知道这些吴邪来自于哪个地方。

张海客一直在猎杀这些人,我看到他收集了很多我的样子的头颅,泡在福尔马林里。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为了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差点把我的头割掉。

用脚趾头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有人在用我的脸做一些事情,我最开始推测,可能是汪家人用这种方式在探听三叔和解连环的整个计划的消息。但这种不可逆的易容方式,其实就是现代的整容术。而我也从来没有感知到,有人在假扮我做什么事情,我只是在各种调查中,发现过一张照片和一盒录影带,里面有人长的和我一模一样,做着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我所迷惑的众多时间中,有一条线,一直若隐若现,它不如闷油瓶,张家,青铜门这些万古洪荒的巨大谜团,但我却记忆非常深刻。


end——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