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放鹤鹤×林燃。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瓶邪。/一个特立独行的故事。01

失忆工程师瓶×心理咨询师邪,架空。

文/林燃。

01.

“I hope what I do will help you.What makes me suffer the most,is you don't realized you're suffering.”吴邪双手手指交叉,眼睛看着张起灵。

他的口语不算差,咬字稍稍带了些中国南方地区独有的柔软,这使他周身的亲和感更甚了。

据说这是位很优秀的心理医生,看样子也是。他叫吴邪,是吴家新一代的准当家人而且似乎心理学修得不错?

阿宁站在隔离的玻璃外,提着他们所Kylin Zhang的资料夹,围观组织上新派来的心理医生对他们老大的第一次见面唠嗑。

“I see.”张起灵不知不觉间略微松下警戒,他的眼神很深就不加掩饰地看着吴邪。

吴邪愣了愣,没想到师兄们这么头疼的闷油瓶在他面前一下就缓和态度乐意配合了。他应该敲锣打鼓庆祝吗?

要知道医治心理疾病的心理医生和其他科医生不同,他们首先要和患者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才可以开始第一步。但是这第一步往往也是最困难的,有些病人沉默寡言满身都是抗拒,还有些人病人会去和医生斗智斗勇反调戏医生一把。

眼前的那位Kylin Zhang是第一种类型的人,师兄们说他可以在那儿望着天花板坐上一天屁都不放。不单单是这样子,这家伙的目光看得让你觉得自己才是个病人。

吴邪被他三叔赶鸭子上架,无奈地迈入了审查室,在交流前他悄悄给这个闷声不响好像一肚子坏水的人取了个名字,叫“闷油瓶”。

今天开门红啊。

张起灵原本环胸的手放下了,他说:“我是张起灵。”大概是明白吴邪也是本国人,改换了中文。

吴邪关注到张起灵从自我保护警戒状态变得开放很多,他的眉梢划开的都是快意,他说话的语气欢快了些,“我是吴邪。以后多指教。”

黎簇的腿似乎断了,疼痛在他的四肢散开,他觉得自己像条按在砧板上的活鱼。

那边的面瘫脸人把他支起来,掼住挣扎的黎簇,让他看旁边荧幕上的那个视频。

黎簇疼得要死,为了减少点痛苦,他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视频上。看着看着越发越觉得冷汗直冒,视频里的人他很熟悉,那是吴邪。

不过和他认识的吴邪有点不同,视频里的吴邪文弱,有点书卷子气。现在的那个人——黎簇眼神一暗,是个强大的弱者。

这是段很短暂的视频,内容上包含了吴邪与张起灵的初次相遇。事实上,黎簇用以前吴邪潜移默化教给他的思维方式已经拓展想开了很多东西。

不过眼前的这个面瘫脸到底要做什么,他抓一个瘸子可不是个明智选择。他额头上浮上了汗水,强打起精神观察四周的环境,倒真的不想是个人住的环境。

这里空旷得可以停上千辆解-放牌大卡车,好像是现代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空白断层。只有旁边放了一套桌椅、一个讲台以及黑板、荧幕。

“你们他妈要干什么!”黎簇骂道,他看着这个陈设回想起自己没有结束的高中生活,这群变态要给他补习上课吗!

黎簇这时终于回想起被王后雄曲一线薛金星支配的恐怖,而面瘫脸的力道大得难以挣脱。

面瘫脸此刻僵硬地笑了笑,笑容像是个机器人程序的设定,他说:“黎簇,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大家庭,我代表家人们欢迎你。”

黎簇抬眼又看了一眼面瘫脸,那个人眼里闪烁着某种金属的光,让人心惊肉跳。他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脸色发白。

说是家人倒是扩大他的伤口,黎簇抿着嘴汗水浸湿了他的背,还不如吴邪那个家伙,虽然那货脑子有点毛病,但他不会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是黑社会强迫别人去打工吗?黎簇粗喘气,不再多余地浪费体力,“你是谁?”黎簇蜷缩起来,那个面瘫脸的指甲掐入血肉疼得他嘶吼,“你要做什么?”

面瘫脸语气放软了很多,手上的力度没卸:“黎簇,你会成为家族的助力,帮助我们杀死吴邪。现在你要了解你的敌人到底有多么强大。”

我去你妈的,黎簇滚了一身尘埃,他想,我操你妈,都是神经病。他说,“那你倒是先给我包扎啊。”

不知道为什么,黎簇突然想起了一句:“你会成为深入那个不为人知的家族的第一个人,你将是那颗silver bullet.*”

“你替我带一句话,告诉那帮汪汪叫,他们的时间不长了。”吴邪咬着烟很嚣张地说。


“从吴邪那里,你应该知道了不少东西了吧?”胡科,据说族名叫汪歌,就是之前摁着黎簇让他看视频的变态,他点了点荧幕上的那张照片。

是三个人的合照。其中左边的一个黎簇认识,是以前的吴邪。而中间那位在之前的视频中见过,他自我介绍说是张起灵。最旁边的这位胖子是?

“嗯?”黎簇坐在椅子上,提起精神来。

“我建议你现在最好闭嘴认真听我讲完,以后会有小考的。考核你成绩的人可没有我脾气这么好。”胡科挑了挑眉,暴露了身份后他这人好像就懒得伪装了。

黎簇打心底地不喜欢这家伙,总觉得胡科看他的眼光带了某种歧视意味,胡科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难道是他这张脸受很多无辜小姑娘的喜欢?

黎簇很清楚地知道,汪家这个狗屁家族没有真实的接受他。他们只是为了搞死吴邪而拐来一个高中生罢了,这年头青春无敌战术可没用,运气在吴邪这边。

“那个胖子是谁?”

“哦,那是北京城的王胖子,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别岔开话题。首先我要和你讲个事实。”

“吴邪已经死了,接下来我们要对付的就是吴邪留下的残余势力。”胡科笑得很开心,似乎等着看黎簇的悲伤表情,他点开下张图,“那就是他们,解雨臣,王胖子。”

“那个张起灵呢?”

“啊,失踪了。运气在我们这里。”

黎簇突然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接下来胡科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

从一开始肯定有什么东西出错了,不然不会是这个结果。故事必须重新讲过。

*silver bullet:银色子弹,意味王牌,杀手锏。看过《名柯》的朋友应该都知道。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