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放鹤鹤×林燃。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沙海邪中心。/淌过河与江。

“你曾经走得比他们更远,所以丝毫不会畏惧了。”


邪吹瞎几把写东西,我爱吴邪,我吹爆秦昊老师的吴邪,于是我来放飞了。

和 @晰 在企鹅上吹吴邪吹他相当兴奋。

写不出他千分之一的好。


首先是个片段,是季播剧没有吴邪抽烟镜头的怨念。反正我脑癌。

那个男人的坐姿很随意,两条腿叠在一块儿。他垂着眼睫咬着烟头,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

阳光扫在他的凸出的手腕骨上,光影好看得一塌糊涂。

他吐了口烟,烟雾散开隐没他的脸,隐约见他凑在嘴边夹烟的手指关节。

梁湾说不出那种感觉,只能拿几个字概括,这个人很有味道。

男人抬眼,梁湾在那一个瞬间仿佛被定格了,心砰砰跳个不停,他像是有些怀念什么说:“哦,你是因为你的好奇心卷进来的吧?从那时候起。”

语言被那个浸满风沙的眼神迷倒麻木,她情不自禁回想起来,自己有没有见过眼前的男人,在很久之前。梁湾忘了反抗。

“你好,我是吴邪。”他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站起来介绍道,声音沙哑低得不像话。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