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此lof目前随缘出现更新。


沈放鹤。林燃。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裴林/可乐加柠檬片。

文/林燃。

ooc有,小甜饼。
我数学基础很差,全文几乎不扯数学。
芝士世界高中裴哥和夕哥谈恋爱,纯情早恋了解一下。

----

那会子,金拱门还叫麦当劳。

突如其来的体育抽查,让被抽的一班和二班的同学们都一脸慌张,巴不得一头撞死在体育老师面前。

他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呆子,一个个生龙活虎能跑能跳能在谁家坟头蹦迪,可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自从进了高中,他们眼前晃过的除了王后雄,薛金星,五三等等教铺,剩下的就是整日杵在门口的严肃班主任,他们连打个篮球都要三申五令向她承诺绝对不会下降成绩。

平时考试,体育老师们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大多时间贡献给物理化数。

这种运动会影响成绩的话,从校领导耳濡目染给了家长,逻辑堪称完美。同学天天听得头都大了,谁还想顶着挨批的镇压去挥洒自己的血与汗。

可今日不同。

体育抽考不及格可是补考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高中生们松下了手中的黑熊、白熊、五彩熊,躲在阴影下像鹌鹑畏畏缩缩一般等待行刑。

时间像冰过的可乐放在烈日下成常温般短暂。夏风像是掺了胶水,轻轻一吹,身上便腻了一身汗。

按老师的计划,先让男生一千米跑完,再让女生跑八百米,与平常不同。

哨声一响。

一群一班的男生已经撒丫子跑了出去,刻意保存体力的也被像废狗一般狂跑给带偏了,估计待会儿最后一圈儿都是结伴喘成狗啊。而二班的男生窝在起点边的草地上聚在一块儿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林朝夕和朋友一起在阴凉处,席地而坐。底下的塑胶跑道竟有点热化了。

她逆着阳光望过去,陆志浩、花卷站在裴之和章亮之间,大概是章亮同学想在男子一千米上和裴之一决胜负吧。

“哎,朝夕又在看男神裴之了!”林朝夕旁边的女生笑道,一副宝宝妈妈看好你的表情。

“我不是……”林朝夕小声地说,刷地一下脸爆红,不说话了。

换作以前,林朝夕肯定还能反调戏回去,因为她只是暗恋裴之同学,暗恋这个人和她本人其实是无关的。而现在,她心里有鬼。

她的眼睛似乎一闭,都能浮现出那一幕。

好像是少女漫画里的场面——天很清,云很淡,白衬衫少年站在璀璨的星空下,似乎沐浴着银河。

裴之的眼睛仿佛映着星屑的颜色,他注视着某位已经哑声无语的同学说:“林朝夕。”

她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好久了。”林朝夕攥了书包的背带,绽开一个释然的微笑。

就像站在虚空与现实的边境线上,眺望宇宙壮阔而久久不能回神。

裴之笑起来是光风霁月的类型,他的手落在林朝夕的头上揉了揉。

“这件事,我不想被你抢先。”话语轻如叹息,林朝夕从来不知道裴之有这种方面的好胜欲。

“和我在一起吧?”

星光洒在他身上。

男生这边,事情真如林朝夕想得那样,章亮同学常年对裴之不服气,正在以正常手段约战。

裴之认真地说:“你一定跑不过我。”

花卷一听,手抖撅了手中的那根草,这位哥裴之说出来的话一直都是事实。他说一定跑不过,章亮肯定是被碾压的那位。

“结果要比了才知道。”章亮气得像炸毛的河豚鱼,转身气势汹汹地离开了。陆志浩让他别放心上,都没理会。

陆志浩支了支花卷:“不管章亮真的好吗?”

“说不定是在争风吃醋呢,孩子他妈。”花卷朝陆志浩眨了眨眼睛,开始做些放松身体的运动。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