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此lof目前随缘出现更新。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混日子。/吹文笔。

“生活就像白开水,里面沉积了太多杂质,但依稀看去,澄清,透明,平淡无奇。”
先让我摘去句话来理理自己想说什么。
感慨很多。
她的文字我抓耳挠腮想词去形容,结果整出一个词,寡淡。
像白开水般。
并非是她的文字如何得平淡如水乏味,我可能更想说的是平静的水下的暗潮汹涌。那些文字给我感受,让我读到了纸面上的惨淡,水下按捺不住的浪花。不是出锋,似乎却是种咬牙切齿耐下去的阵痛,回想起来时它就给你一击,让你刻骨难忘。
我喜欢她在《入土为安》最后写小师叔泣不成声对叔父说的话的那段描写。太漂亮了,修饰不多,我简直可以看见那个场面。小师叔一而再再而三强压下去的情感在夏禾离世后像种子迅速发芽成长而成为根枝错杂的果树,果子散发出馥郁芬芳。
浮世三千俗事难避,无法抗拒的生死是非善恶给我们做人做事上了无数道枷锁。我们如何去处理它,直面还是逃避?我不是想擅自揣测太太的想法,但我自己从她的文字稍稍望见了些自己一直在想的东西。
真的太漂亮了。

早晨读后一直没忘,一定要写点来抒发一下。病句很多,希望别笑我。

冒昧 @零矢铭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