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放鹤鹤×林燃。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记录。/北冰洋。

昨天和朋友出去走走,就经常的那几个地儿。也不知道我们俩一共踩死了多少只蚂蚁。
我说:“最近特别想闻烟味儿。”
她瞥了我眼道:“你或许可以开发另一个新技能。”
我们心知肚明对方的意思,但我还是故意曲了意味说成是我爸戒烟拿不到。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可能是给自己目的的伪装。
后来她的狗逼儿子补完课说要来千里送烟。
我和她走在道上等那家伙,后天突然有个人拍了我们俩的肩膀。我愣住了,纯属被旁边的她一嗓子给吓嗷了一声。
她儿子笑得很放肆,还是老样子的欠扁。也是,他要是不是这副模样,我都不相信。他的长相是我喜欢的类型,张扬跋扈还他妈痞帅。不好意思,这张脸让我感到我内核里就是个看脸的肤浅的人。我觉得我可以无条件原谅这货开的任何玩笑。
这两个人一个178一个172,身高微妙的我夹在中间显得格外尴尬。他们聊得开心,我偶尔补上几句。走了一段路,越走越暗,往人少的道里拐。我心下明白他们要做什么,默默地跟在后头。
我一直都是旁观者,不敢放手去做。
打火机递向她,我的目光望着他那双手给她递烟。她娴熟地点了根烟,吐了个漂亮的圈。
沉默像烟雾缭绕。
淡淡的烟味儿在空气里散开。
我笑道:“多谢啦,你真是有应必求。”
她认真地和我说:“是有求必应。”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