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燃。

林燃。

人间值得。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盗墓笔记/十年仅此一潘子(吴邪视角,敬潘爷)

十年仅此一潘子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日子已经到了。

博弈最激烈的那一年已经过去了,那时候到了这个日子我已经对时间毫无概念了,发觉是潘子的日子我就省了一根烟给他点上,继续干我的事逗汪汪叫玩。他是不会嫌我小气的。

从长白山回来也有一年多了,扑面的衰老感也没退散几分。我们这些人虽然该老的老,该病的病,但总还是能活完我们应该享有的一生,正如我在张家古楼向天祈祷的那样。可是有些人不能。

最近总是会梦见这十多年来的零零碎碎的小事,去年就有人劝我写下来,写下来的东西会忘得快一些。但每次写道最后那时候,我就会丢掉笔出门去听雨落的声音。这回忆的确痛苦,但遗忘更令我不舍。

前几个月我在以前用的手机又收到了一条大概是来自三叔的信息。我查了很久还让大花帮帮忙,总算有点那老狐狸的线索了。这个局,我吴邪最终还是会弄清楚真相的。我想潘子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吧。

搞了很久,无论是解叔还是我三叔,我想他们都该知道潘子这件事。三叔很讲义气,或许在某些地方他正在给潘子烧点纸。潘子是三爷手下的一条疯狗,也只有三爷能管住他。我三叔现在一定很怀念他。

胖子曾经和我谈到阿宁、云彩那些人。他说他希望云彩阿宁下辈子能投个好人家,别被牵扯到这种事故中,白白丢了性命。

后来他又讲到了潘子,小哥在旁边说,他会在下面等我三叔的。

我想也是,按照潘子那性子肯定说:“我就在下面等三爷,在下头保佑你,小三爷。”不知道我三叔知道了会不会打他,说潘子天天咒他死。

胖子骂骂咧咧了一句:“妈的潘子这家伙不敬业,我就说,怎么我的咸菜被偷了。”

我们彼此沉默了很久,烟抽了一根又一根。整个房间有点像是失了火,烟雾袅袅的。

记得很久以前去给他结房租的时候,他连碗面都没吃完急匆匆地赶来,那碗面放了好久都霉了。他是知道自己大概是回不来了。潘子对我好,对他的三爷好,可偏偏对自己不好。

那首红高粱,我和胖子时常会唱唱,可怎么都唱不出潘子那种感觉。

我不想矫情,也矫情不出来,而且潘子也不喜欢麻烦。我只会向前走,等某天下去了,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说:

“小三爷给你长脸了。”

有些东西会被渐渐遗忘。就好像有些人我等了十年,我可以再见他;但有些人我无论等多久,他都不会出现。

这些人总有一天不会再出现我的文字我的回忆里,但他们留给我的东西我如何都不会忘记。

外头阳光挺大的,我不知道你看见了没有。胖子在他那块田上拔草,小哥脸盖着书在老人椅躺着睡觉。我站了起来出门看了一眼天空,天气难得的很好。

潘子,好久没找你聊天了,想再为你点根烟。

2016-11-04 /  标签 : 盗墓笔记吴邪 12 2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