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燃。

林燃。

人间值得。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鸣樱???/于胸口盛开的一朵花。短打完结。

——鸣樱???。原著结局设。
——短打

宇智波家搬了新房。
宇智波佐良娜跪在眼前巨大的箱子前,虽然嘴巴上说了不要但还是乖巧和妈妈宇智波樱一起整理家里的物件。
她被妈妈分配的这个箱子很奇怪,她翻弄了几下,见识到了不少爸爸妈妈压箱底的宝贝。什么据说是爸爸和大伯中二时期留下的黑底红云纹袍,再比如井野阿姨送给妈妈的红发带。那些承载了其他大人们口中很有名的第七班回忆的物品比比皆是。
这些是很有纪念意义啦,她推了推眼镜,扁了扁嘴,那这个是什么啊。
一张早已过期的拉面优惠券和粗糙印着“再来一根”的棒冰木棍。谁会保存这样的礼物呢?
“妈妈——”佐良娜拾起这两样东西问正和小饰品斗争的樱,“这个和这个。为什么在这里有?一乐拉面的券可是二十年就过期了哦!”
“啊?”樱一愣,茫然地抬起头,眼睛剩了些白天工作的疲劳,“给我看看?”
压平的票券和木棍落在了樱温热的手里,她眯起眼趁着窗外射入的光前后翻看。
嗯?佐良娜捕捉到妈妈眸子倏忽闪烁的笑意,不明所以然,顺着樱的目光转看向外来的一寸橙光。什么嘛,佐良娜她看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特殊之处的呀,她吐槽道:“妈妈你在看什么啊。”
她侧回头,恰瞥见樱把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拨到耳后,她望着村里某处出了神 。
“那是鸣人送给我的礼物啊。”耳朵里好像住进了风,隐隐地疼。

漩涡鸣人小时候拥有的东西很少,所以他很珍惜。
就比如一乐的拉面券,他总是舍不得用,那是限量的东西。用掉了手上这张券,似乎加满料美味好吃的拉面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吃了。事实也是这样,在三代目去世后自来也没来的一小段日子里,他的确再不能从和蔼的三代目爷爷手上拿到一张额外的拉面券了。
感情也是。他对每个人认可他的人都投以最大的热情,不过想来他在第七班的人上付出了最多。少年时,铃铛作声,他被捆在树上,卡卡西老师旁边的围观,佐助和樱分别给他的感情,仍是多少年来最能安慰他平生的事。
可很少人知道,他以前最喜欢的想在一起的人不是如今站在他身后默默支持他的日向雏田。老一代都知道,这个看上去咋咋呼呼的小子其实很靠谱,而且他有个很喜欢很喜欢的女生。在二十年前,女生叫春野樱,名字漂亮得像樱花飘落。后来他和雏田结婚了,老一代的人也都好像忘记了他经年来对另一个女孩的痴情,他们闭口不谈。
假装不存在很难过。
心理学上有种效应叫“白熊效应”,一件事情你越不去不让自己想,你越会发现它在脑里反复出现。他们强迫自己不去想,那感情反而像高度酒般浓烈,怎么驱赶都不散。
所以鸣人不强迫自己不想,也不强迫自己不承认,他还是很喜欢春野樱。
他还记得自己送礼物时春野樱的笑脸,拉面券和木棍是他最珍贵的礼物了。

那朵花在胸口盛开,从未凋谢。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