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放鹤鹤×林燃。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日常短打/16岁的九分九厘

——高中生活小短打,算是个消遣。
——湖中的老师都超级好!

我语文老师,我特别喜欢她。据说是从华东师范大学毕业的。
月考刚刚结束,我拎着张116的轻飘飘的考卷找她分析作文。一天的时间,我从三楼跑到她四楼的办公室里了三回,整个人身心全然和我的数学考试成绩一样起飞下坠了。
每次我到了那儿,她周围就挤满了一溜人,那帮子人都等着她分析试卷找找毛病。第三回的时候,我杵在一边
,排在我前面还有两个男生。她认真得很,一边分析考卷,还一边给同学科普些有用的学习方法。等到了我,已经过去了快三十分钟。
我的目标说实话,就是最后那篇作文,主题是芥川龙之介先生的一句话,概括一下中心思想就是“从日常琐事中体会无上甘露”吧。当时我写这篇作文顺溜得很,不过脑子就时常过芥川先生的“人性如夜晚之无明,更一如烦恼之火燃至尽头”的话,说得直白些我就是想炫耀炫耀自己肚子里的墨水。不过,显然没成功。
她翻开我那张考卷,内容没开始就已经找了一连串的错别字和病句。我......羞愧不已,下决心不写别字和病句。顺便一提,这件事让我发觉我在lof写文的时候肯定有病句连篇的文章。
她的手支着下巴,从下往上看我。我不知道紧张咽了多少次口水,或许是因为我野路子写作文,作文没结构没构思得瞎搞?
从我的视角看过去,她脸上的褶皱我可以望得很清楚,虽说是褶皱但她看上去并不是特别老,事实上她在我看来比曾经是她学生的班主任年轻多了。
这段,她用手点了点我的作文中描写放鸽子的一段。我下意识地先去观察她的手,她的手很白,指甲和其他老师的一般多半偏短。我似乎习惯地就开始观察他人了,那是上个学期状态不好留下的后症。
大概是明白我最近看了不少的书的缘故,刚刚她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也有意无意地提到我做法中的盲目,现在开始针对我犯的问题做些初步的解释。
我一篇八百字的文章可以被拆开成很多个小片段,她说着说着窝在桌子上跟我讲,“如果你写好了,可以给我看看。”我一乐点点头,她真的很可爱。这幕场景被我发现了,也被我无意识地捕捉到了。外面阳光正好越向她靠窗的位置上,我身为旁观者以及光影描写痴狂者简直按捺不住自己的手。
我意识到这恰恰是个漂亮的事件来写作文,心里暗暗窃笑。不知道语文老师看到我把她写进我的小片段里有什么感想?不过在此之前,我可不希望她第一反应还是找病句和错别字。那才是尴尬啊。
瞎写瞎写,有病句错别字拒不负责。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