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放鹤鹤×林燃。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一篇未完的吴邪生贺/旅途。

未完。

[0305吴邪生日快乐。]
——一句话铁三角系列,沙海腔隙。
文/林燃。

01.
有些地方是一定要去的地方。比如西藏。

02.
这回是我一个自驾前往西藏取材,我没再找几个驴友搭伙。真的要说起来这原因多少会被别人认为在装逼,我想有些地方必须一个人前往,一个人默默体会。
像我多次前往的巴丹沙漠,虽然同样洗涤了我久待城市的心灵上尘埃,但组团和一人进去总归有感知上的不同。浩瀚无垠的沙海带来得不是水汽而是无可比拟的干燥,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仿佛都张开了,我背着行囊跟向导走了一段路,发现自己安心得不行。
作为一个摄影师,为了让模特摆出合适的动作和表情,我自学过一小点心理学。心理学中广泛运用了沙盘游戏[1]这种治疗方法。我们应该是天生爱沙,痴迷于沙粒漏过指间的粗糙触感的同时,梗在胸口的焦虑也在不知觉中淡去。而沙海于我而言,是个巨大的沙盘游戏,它往上面摆东西,我也是。这场对弈只得我自己完成,人太多导致多种后果我暂且承担不住。
当然,在所有一个人的旅途中难免怀念朋友和家人在耳边滔滔不绝的安全感。寂寞孤独如影随形,但如果你要是有个朋友被宿命束缚,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置身于人群之中,却又得孤独生活更可怕的事了。[2]相比眼前的也成了小打小闹,随着次数的增多,我也渐渐习惯了千里走单骑。有些路只能自己走,所有违规者都死在一米外。[3]
跟以前去巴丹相似的目的,我从杭州出发,走的国道,从杭州西湖水光潋滟到墨脱雪山

[1]沙盘游戏:心理治疗方法。
[2]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3]三叔十年完结后碎碎念《死在一米外》化用。

2018-03-10 /  标签 : 盗墓笔记吴邪 6 3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