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放鹤鹤×林燃。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佐樱/口红。

*感谢阅读。

春野樱站在洗漱池前,上半身倾向那大块的玻璃,手上握着只口红,细致地顺着唇线抹上灼目的——红。那是妈妈调侃着送的礼物。樱挽住妈妈的手,是挑了好一会儿才择出来的颜色。
从远处射来一处光映在她的唇上,她的鼻子上,她的眼睛上。尚未成年的少女脸上还有着将褪未褪的青涩,而朦胧光芒下她樱桃般深红的唇瓣携着惊心动魄的美,这看似矛盾的碰撞恰是正到了妙处——妖冶,又天真。
樱垂下手,打量了番镜子的自己满意地眯了眯眼,像是小时候偷偷踩妈妈高跟鞋一般的感觉。她忍不住偷偷地想着,这样的打扮去见佐助君嘛......!真的是想想就激动,他会看出些什么名堂的吧?

“喂喂,樱酱——好了吗?”漩涡鸣人可不懂得思春期少女的敏感内心,等待了同伴好久也不见动静耐不住拍门叫道。
真是的,深层次的脑补已全然被鸣人打断,她叹口气拍拍脸,朝外面喊道:“好了好了!”打开门又是新的一天,今天的春野樱也要加油让佐助君喜欢上自己!
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和卡卡西正盘腿走在榻榻米上等待他们唯一的女性同伴,表情大都是无奈的。他们正在执行一个任务,今日准备去收集资料调查。
樱抱歉地说:“对不起,鸣人,卡卡西老师,佐助君。让你们久等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说着背上了搁置在角落的背包。
鸣人看见樱眼睛倏地亮了,他摸了摸下巴站起身问:“今天的樱酱好漂亮啊...!总感觉有一个地方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啊.....谢谢。”樱笑了笑,得了鸣人的称赞眼神望向佐助。
佐助垂下眼去,一言不发。卡卡西打量了他的女弟子一会儿,心知肚明地看着樱望向佐助的灼热目光,推开门道:“时间不等人,我们走吧。”
“哦!”鸣人大笑伸出手。樱不甘心地垂下了脑袋,捕获佐助君作战失败。

是夜,房间里皎洁的月光落在宇智波佐助的眼皮,这太过煎熬了。
他原本就是个浅眠的人,光线太亮就容易惊醒,右侧还是睡姿颇有特色的鸣人——一会儿上天又一会儿入地。这觉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了?他幽幽叹了口气,挣扎起来,看了眼睡觉还捂得严严实实的卡卡西,只觉得脑子突突地疼。
说实话,这是个赏月的好夜晚,月光澄清空明。顺着光芒他寻着了唯一的女同伴,面朝着墙在自己的左侧安静地休息。
像是知道了佐助在看着她,她翻了个身正朝佐助。房间里静悄悄地,佐助能听见的是自己加速的心跳声。
犯规,他合上一只眼想着,手却借着另一只眼睛轻轻拂过樱的唇瓣。白天里就看见樱抹了口红的嘴唇了,那种惊艳的余韵到了现在还在窃窃私语,想把亲吻她的嘴唇,舔尽她对自己青涩感情上的艳丽。
没有惊动她的行为,心里中也相当矛盾。她要是此刻明白自己的想法......,会不会冲上来拥抱自己?佐助当然了解,这一切的妄想也只能成为妄想。
沾了口红的手指,对比的效果十分漂亮,佐助尝了尝味道,蜂蜜的滋味。
也是樱的爱给他的滋味,是他这个复仇者每每要走不下去时偷偷珍藏的一小罐蜂蜜,只能一点品尝,因为到了终点,他将会成为自己最厌恶的人。
佐助握住樱的手,像是握住了他的最后一点救赎,就这么沉沉睡去。

9:25pm

评论(1)
热度(60)
  1. 大胖兔子沈放鹤鹤×林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