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此lof目前随缘出现更新。


沈放鹤。林燃。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伞修/夜深忽梦少年事。

——短打小甜饼

冷水击倒脸上,早晨独有的茫然才被完全驱散。狭小的空间里,隔开淋浴间和洗漱间的任务全落在了朦胧砂质的玻璃推门上。水池台上摆的东西不多,一小块舒肤佳的肥皂,一罐嫩粉色的面霜,和放着牙刷的黄色塑料杯,总之是一副干净自然的模样,也和生活在其中的两个人特别相符。
水池台的旁边开了扇窗,阳光穿过方方正正的窗框洒在叶修半张脸上。他抬眼,恰撞进部分斑点发霉镜中那人的眼睛里。对方青涩地打量叶修,叶修也一点一点打量着对方。
像是梦,叶修张张嘴开口,“我在......。”他连话都没讲完,后面推门而入的那苏沐秋打了个哈欠倚着门,道:“你可清醒着呢。”
“哦,苏沐秋。”叶修看着此人——昨天跟他pk了好几局也不见下风的,高手,才有些实感。
他笑了笑往里走了些,给苏沐秋留了洗漱的位置。苏沐秋见了叶修的动作,走至水池台的柜子附近,摸索了半天丢给叶修一套洗漱工具,“快接了吧,叶修我跟你讲啊,那边挂着的蓝色毛巾是沐橙的你别动。这个小熊维尼是我的,你先暂时用一次,等会儿我们出去买。”
“嗯,好。”那个不知道怎么染了颜色的小熊维尼朝他友善的笑着,叶修看着那清一色的黄杯子,原本准备说些什么。到了眼神投向苏沐秋,望见个一嘴牙膏沫耷拉眼睛的这人,什么感激的话都憋进嘴巴里去了。
苏沐秋给他一个家,叶修真的十分感谢,难以用言语形容。叶修拧开盖儿,慢慢往上头挤牙膏。
嗯,绿茶味儿的。
“哥,叶修,吃早饭啦!”门外的小姑娘朝他俩晚期熬夜的哥哥喊道。
“马上!”没一会儿俩圣诞老人对视一笑。苏沐秋吐掉嘴里的泡沫,用肩膀推了把叶修道:“叶修,你知不知道你晚上一睡觉就磨牙?”还没洗脸的少年,嘴边的白沫滑稽地像是在用成年人的剃胡刀沫,光柔和了青年人稍有棱角的脸,就连睫毛都仿佛被镀了一层金。
以前也没听说叶秋反应过这事儿啊,倒是他自己一直都是听着叶秋的磨牙声入眠。叶修一脸懵逼,朝正在漱口的苏同志眨眨眼示意继续说下去。
苏沐秋一本正经地清清喉咙,道:“叶修大大,我晚上听你磨牙声做噩梦了,还以为某个被我刷爆的boss在磨刀预备砍我,半夜惊醒啊。待会儿给你点东西治治。”
叶修扯着毛巾抹了抹脸,道:“我这不怕你夜半睡觉太无聊,给你加点小夜曲助眠吗?那我给您打工赎罪?”
“成交!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苏沐秋眼神倏的亮了,兴奋得不行,叶修感觉自己是被流火的光打了眼。
当叶修懒洋洋正式坐在餐桌上,苏沐橙已经在家门口换鞋了,小姑娘的马尾一摇一摆轻快地说了再见便下了楼。
今天的早饭是,一个焦边的煎鸡蛋和冷瘪的老油条。
苏沐秋站着叼着半根老油条,给叶修了一瓶装着黄色宝塔状物品的瓶子,含含糊糊地说:“宝塔糖,治蛔虫,或许有利于你的磨牙。”
叶修瞥了他一眼,苏沐秋慢悠悠地继续道:“甜的。不苦,放心吧。”

夜半醒来耳边是富有节奏的打鼾声,叶修摸了摸鼻子,刚刚做梦,梦到过去的事。
他还记得那甜甜的味道。

7:05pm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