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放鹤鹤×林燃。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楚路/Wrong side of the bed. 床的阴暗面。03未完。

Wrong side of the bed.
床的阴暗面。
陈年老坑短打...。

03.
口中鼻中被迫灌入浓稠腥臭的湖水。

刚刚露出的头似乎下一秒又重新被什么外力摁下,路明非不可避免地大口咳嗽起来,冰冷的液体涌入喉咙引起呕吐感,又更厉害地呛起水来。
小恶魔的笑声截然而止,他不见了。
惨白的月光斜照着暗朝汹涌的湖面,如同平滑的一匹丝绸熠熠生辉。除了湖和湖岸,这儿都是深谷。不,或许连深谷也不是吧,路明非一眼扫过仿佛连人的目光都能吸走,光影逃不过那虚妄的捕捉,像是深不见底难以揣测的人心。
他一无所有,最后的四分之一也没了,路鸣泽是专程给他平庸的一生送上最后一次的嘲笑吧。路明非不敢深想他亲爱的弟弟的反常举止。
实质化的悲伤逐渐席卷了全身,像是扩散开来无法驱除的癌细胞。梦貘,或许是个他终生再不想提及遇见的言灵之一。怎么可能遗忘呢?那场前所未有的元素乱流里,霓虹的人们像是沙丁鱼罐头地拥挤在机场等待逃亡的航班,蛇岐八家的成员染红的地面,那个像猫像小怪兽的女孩弥留之际的喃喃,又怎么可能遗忘!
红井边风间琉璃如宿命向象龟念出了言灵,曾经称为“皇”的源稚生合上眼睛在一生的噩梦中走回了鹿取小镇。路明非还记得当源稚女突破层层枷锁夺回控制权时,抱着再也不会醒来的哥哥失声痛哭。
稚子无助地恸哭,是那么绝望,他握住哥哥尚温的手像是要呕出自己的灵魂。
松开的手,再也不可能复原了。

哪怕知道这是幻境也很难挣脱,他看见了自己最恐惧的事。
他脱了力放任自己下沉,结果很明显了不是吗?龙血强化的身体加剧了湖水带来的砭骨寒冷,像是针深深扎在皮肤上。没有在格陵兰岛附近,下潜伴随的古奥龙鸣,一切都是静谧的。路明非感知着自己一下一下被剥离出原来的世界,如同婴儿脱离开血淋淋的胎盘,残忍又坚定。
荒诞。在倒映的世界一片荒野,他看到被自己咬断的生命树下,他睡在树下旁边是残缺的王座,周围累满了人类的骸骨。试图拯救他或者他所热爱的人们都死在了他眼前。
伸出的手瑟缩一下回去了,或许这不能称之为手,上面布满了龙鳞。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