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放鹤鹤×林燃。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瓶邪脑洞/双向暗恋冒险。

一个脑洞...?架空校园。
最近好像一直都在跟男生聊天,刚刚随便扯皮了些谈恋爱的话,对方也感觉妙,大概是小哥哥春心萌动了吧?我猜。

我想,吴邪在最初高中呢一定是个看上挺乖的学生,成绩好人缘好,声音明润好听。可偏偏拒绝了百八十次广播社的邀请。
偶尔有小姑娘暗恋他,让胖子给他塞情书,吴邪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一边躲开了胖子的调侃眼神儿,然后认认真真地给人姑娘写回信,当然是有些人为了求瘦金体墨宝专门来写情书。
上学的时候天朝运动服拉链拉得挺高,碰着个人就能打声招呼,篮球技术还不错,令人放心的控球后卫(后援队是给张起灵的)。内心上脱线吐槽跑火车缺一不可。家里是搞音乐的,什么小提琴钢琴萨克斯都能弄一弄。
一到了走读生放学,他就躲在音乐室里抽烟抽得飞起,一身子逆骨全给家里的二叔激了出来。少年心事总是诗,懒得回家见家长做决定的样子,随便一发泄就盯上了架子鼓。你说,架子鼓多好玩多酷啊。他拿着鼓棒跟转笔似的翻了圈,看似漫不经心地打起了架子鼓。他在消耗时间,脱了校服剩了条灰背心忘了时间,后来随手一套出一身汗走去晚自修。
张起灵么,学生自管会的,就是拎着板迟到扣分的性冷淡(...不是不是)。他抬眼看见风一样的吴邪冲过去,身为广播社社长略有耳闻,一下子记录班级姓名扣分。那吴邪对扣分没一点紧张,求了人半天不见动静,反而朝人笑了笑回到班级里。张起灵嗅到一股淡淡又不可忽略的烟味儿,心下好奇。这人一旦生了好奇便不得了,摸清吴邪几日的行踪后好奇变成另外更浓厚的情感,怦然心动。
吴邪某日中午吃完饭在校园和解雨臣瞎几把乱逛,听见了校园的广播。主持恰好是上回碰见的那个没人情味儿的闷油瓶,背景音乐是他最近在练的钢琴曲《River flows in you》,声音有冰山的质感触动了什么东西,像雪簌簌落下覆住了心间,于是他心跳漏了一拍。

最后提一下我和那个小哥哥说的话,“如果你有喜欢的人,连悄悄暗恋都是甜的,像一场了不得的大冒险。”没有文力写,真是个好问题。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