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放鹤鹤×林燃。

沈放鹤。林燃。

人间值得。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伞修伞/一脚踏空。[1021苏沐秋生庆,一发完]

一脚踏空。

 

Written by:林昀

 

00.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

——巫哲《撒野》

 

01.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苏沐秋望了眼窗外濛濛的水汽,短暂地放空了自己的大脑,抿了口绿茶舔平了因发言过多翘皮的嘴唇。集中于一点,这是他第六次或者第六十次地打量头顶的电扇。

他是名心理咨询师。说来也是搞笑,明明是个靠知识吃饭的人,偏偏开始被人酸是以颜取胜。开玩笑,有本事你们也长成这样啊。自小他就是个不肯消停的人,被这么一讲苏沐秋不轻易显露的好胜心冒了出来,越是要做得更好。

也就因为上回某个来治社交恐惧症的高中老师也不知道什么拍了自己穿白衬衫的照片上传微波这大社交软件上。苏沐秋也琢磨了很久,这年头社交恐惧症该再细分一下,看那高中老师在网上呼风唤雨狂吹自己的行为,以及她在自己面前低着头支吾断续的情况,果然在网络前后每个人都是精分。

本着了解患者病情——脸皮塞城墙的苏沐秋满含笑意翻完了所有夸他好看的话。至于那些个嘲讽他的人么,大都是闲得蛋疼的键盘侠发泄生活中的失意,他不是很在意那些个闲言碎语。

一时间苏沐秋被微博上那些颜控眼神闪闪地叫作“初恋白衬衫心理咨询师”。苏沐秋听着那帮小姑娘的叫唤也玄乎,靠颜值一下子被吹成了心理界的苏神,遥想前后如狼似虎的同行长吁一声更加卖力温柔话少对待患者了。

于是,至今为止几乎没人看透了苏沐秋这个人活泼话痨大魔王的真面目。

他刚刚结束给一个学业压力特大的小姑娘的心理咨询,苏沐秋迅速从一个人模狗样儿人见人爱的苏大心理咨询师堕落成了一摊死泥。

头顶的电扇吱呀吱呀地转动着,橙色的空间里弥漫着橙子的果香味儿,他隐约有些记忆碎片浮现。瘫一会儿他想着,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眯了起来,睡着了。

懒懒散散总归又是一天。你说,人怎么就这么容易满足呢?

 

让他梦中垂死惊坐起的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苏沐秋满血复活像有人踩了他的尾巴般炸毛爬起处理完了自己睡得七歪八扭剩下的口水,又把自己收拾成了精英苏沐秋。

这个点谁扰人清梦呢?他腹诽道,清了清喉咙道:“请进。”

平时来自咨询的总是姑娘们,可这一回来者是男性,看清楚了那人的相貌,苏沐秋灵魂可总算回了躯壳。那人叼着根烟,明显是见了墙上的禁烟标志也没点着。人见上去有点没精神,硬要说的话这人身上最勾引人的是那双手,要是摆在言情小说肯定得被作者描写个百八十回。

他没精打采地道了一句:“你好医生,我是叶修。”

空气突然安静,苏沐秋的眼睛唰地亮了亮,又悄咪咪地将泛滥成灾的感情塞回心底暂时安全的角落。他他非工作时间沉迷荣耀不可自拔,自然晓得这位被网友封神的“荣耀教科书”,心下生出几分好奇来,被网友吹得都快起飞这位大神有什么要来咨询的呢?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见到了君莫笑、沐雨橙风、一叶之秋会产生曾经接触他们的感觉。

苏沐秋朝他点了点头,关了心理治疗室的门。等苏沐秋回来那人就坐在转椅上,苏沐秋就眼睁睁看着这位富有童心的病人直溜地转了一圈,只感觉碰上个硬茬。

“我是苏沐秋,那么叶修先生您是什么原因来咨询的呢?”苏沐秋端正了神色,持着专业的职业态度进入了工作中。

依旧是橙色的温暖空间,叶修和苏沐秋就隔着一张矮茶几,茶几上摆了几个饱满的橙子。玻璃上映着两个人,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在心理咨询室的角落处种在漂亮花盆里的参差不齐小葱正在茁壮成长,青得水嫩一如往常。

等待了好一段时间仍没有回复,时钟的秒针哒哒地响,苏沐秋顺着叶修的眼神看去,“哦”了一声直白讲:“这个小葱嘛......我就住在这儿,做饭顺手一揪一炒挺方便的,这不还可以当绿化。”

叶修抬起头笑了笑,念了苏沐秋的名字。苏沐秋察觉到叶修眼睛有好像有什么东西死灰复燃且愈烧愈烫,温度高得快把他灼伤。

 

02.

 

时间总把过去的日子冲洗得闪光熠熠,引人深思。

 

“苏沐秋啊......”叶修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十指交叉又念了一遍他的名字。拖长了尾音,温柔的男声愣是将这几个字咬出了缱绻绵长。窒息了,苏沐秋被叶修扼制了喉咙,酥骨撩人。自己琢磨不出眼前这个复杂的男人,叶修投向自己的目光深情又似在透过自己寻找另一个人的影子。

苏沐秋被那种目光看得有点发毛,后来叶修他又说,“我有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也叫苏沐秋。我和他嘛......,后来他死了。对了苏医生,你玩荣耀吗?”

突然地一口气梗在喉咙口不上不下,苏沐秋想说“玩啊,”,可发现其余的言语全被咽入腹中在经不起什么波澜。于是他点了点头。

叶修说得平淡仿佛无关紧要,似乎来回拉扯开自己伤口的人不是他,残忍静默。气氛很沉重,两个人对视缄默。若不是叶修取下叼在嘴里的烟的手细微地颤了颤,几乎没有人会发现他内心的几番挣扎变化。

很重要,苏沐秋第一瞬间的反应道,好友离世对每个正常人来说都是非常大的打击。不合时宜的话,平时苏沐秋不知道怎么混成的交际霸王花性子是绝不会弄出这样的差错的。而今只是简单地一想,像是往水中吹了个泡泡,其他类似的想法也层出不穷,噼啪地爆裂开来溅出水渍,总归在心上留下些痕迹,跟被小猫闹了几下似的。怎么就出来了呢?

苏沐秋在心里叹了口气,要不得啊苏沐秋。见叶修浸入了回忆中他也得空儿偷得浮生半日闲,自个儿解剖内心,你说说吧苏沐秋,你不是最喜欢苏沐橙和她的沐雨橙风了呢,怎么这回儿这叶神身边有个同名好朋友你就咒人家呢,想当他眼里的白月光?还是省省吧,白月光这名号酸,忒酸,比镇江老陈酿还酸。他正嫌弃着自己天马行空放飞的idea,天才的大脑见缝插针又点上令凡人奇诡的技能点儿——叶修一边念着白月光,一边想着红玫瑰,苏沐秋恶寒。成吧,你这又不是张爱玲的小说。

山雨欲来风满楼,他个人对叶修产生了隐晦私人的暧昧感情。下意识地,心虚的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恰好又对上他的眼睛。人们都说烂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苏沐秋举双手双脚赞成好不?叶修见模样散漫,但他的眼神里苏沐秋见识到了这人的傲气。

该怎么形容才比较贴切呢。

此人眼神里就流露出——在嘴欠和落拓掩饰下,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铮铮铁骨。也又掺着点侠气,像个嘴里叼根草牵匹老马,手拿志同道合的朋友打的绝世武器,浪迹江湖的散游侠客。风尘仆仆行了千里赶到江南,为的是折一支红梅,笑春风得意,饮酒醉祭好友。

他也玩荣耀,苏沐秋不止一次回看过叶修操控着一叶之秋的比赛,在荣耀上苏沐秋承认叶修很强,最强不为过,一叶之秋挥舞着银武却邪所向披靡,意气风发。再后来叶修退役,然后呢君莫笑横空出世,叶修接受采访时道:“我回来了。”

将要迟暮的英雄再出江湖,不卑不亢地向新生代侠客下战书请战,淡然的眉眼没有丝毫动摇。来呀打呀,英雄面对周围弥漫在空气中的嘘声与赞音,不理不睬不退。他要胜利他要成功,所以他回来了,哪怕不再是巅峰,哪怕这回失败,也不过就是重头再来罢了。叶修挑战赛上老土实在不复以前强硬的打法,恰恰是这人过了这么多年最少年心性的一次。

叶修最强,苏沐秋把这话放在心上翻来覆去地斟酌咀嚼就突然沉默了,逢上叶修再好的言语都显得贫瘠,只触碰到浓重的雾气阻碍前行道路。

 

03.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就当苏沐秋从叶修眼睛里琢磨出点什么东西的时候,苏沐秋也落进了叶修的视界里。叶修手上使了劲儿攥着君莫笑的账号卡,像是经历了一场奇妙漂流。

兜兜转转十几年就在他们结缘的土地上,青年的叶修重逢了在青年的苏沐秋,他们终于又有机会拥抱彼此,一个眼神就到老。真好啊,叶修瞅着苏沐秋,青年的相貌与多年前他更为熟悉的十八岁少年渐渐重合。

“你还是昔日多情少年,”苏沐橙歌单里某首歌的歌词合适地窜了出来。此情此景下苏沐秋并非是停留在叶修与苏沐橙内心深处被铭记珍视的死者,现在他真实地存在着,努力地生活着。叶修他想,与其回顾着曾经满足的点点滴滴,怀揣着腐烂变味的死去爱情,轻贱别人的感情,还是拉住他爱的现世拥有匀称呼吸的苏沐秋最默契。

活在当下,琐碎而纯粹。

“方便和我讲讲他和你的事儿吗?”苏沐秋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在适宜的时间当患者的树洞帮助他们清理些冗杂的信息,像是扫去地面上的灰尘一般。而叶修不同,苏沐秋凝望着他的微表情,倾听他与苏沐秋的故事。若不是叶修开头就交代了结局,苏沐秋还会认为另一个苏沐秋还活着。一个人的表情可以骗人,但一个人的目光不行。说起苏沐秋的一切,叶修是骄傲的,眼睛里掺了星星的碎片般耀眼。

外头风怎么就这么大?

叶修以为时隔多年除了每年扫墓扫见的小照片外,有关苏沐秋的一切模糊不清了。事实上并没有啊,苏沐秋的千百种笑法他好好记着呢。哪怕心上遗忘了,身体本能也没迟钝,这家伙的一切像个杀不死的病菌顽强在他身上扎根成长变成自己的一部分,难以磨灭。连现在回想起苏沐秋,他都是笑着的跟朵灿烂的向日葵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大晚上想起他就彻夜彻夜地失眠,烟蒂堆满了烟灰缸,就是不见苏沐秋拿走手上的烟翻个白眼。

真是祸害留千年啊,沐秋大大。

 

叶修站起来望着窗外的风景,视界里的杭州车水马龙,行人来去匆匆。他侧过头去点烟,瘦削的背影洒了落寞的尘埃,仰头睫毛翕动,喉结滚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说些什么,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很抱歉叶修先生,由于我个人原因我无法向您提出方案,为此我会推荐你去我的师兄治疗之神方士谦那儿去进行咨询。”苏沐秋吐出一口浊气,亲和地建议道。这十多年来叶修身上肩负的东西仅从口述,便让他越演越烈的小迷弟感情发酵变质成了其他的生成物。

叶修沉吟了片刻:“有点遗憾啊,苏医生。相逢即是缘,你接下来有事吗?”

苏沐秋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抛却手头上的事儿到西伯利亚了。

彼此的心跳紧张如擂鼓,叶修牵住了苏沐秋的手,说走就走狂奔到楼下。苏沐秋来不及摘下自己那副平光的斯文败类金丝框眼镜就被扯到了瞬息变化的街景前。

“靠,这么随便的啊。”苏沐秋嘴咬着衣领,解开了衣服的扣子搭在手上,里面穿了件黑白格子的衬衫,“你要去哪儿啊?”

“苏医生,你可以别一下班就这么不文明吗?”叶修笑着调侃惊厄的苏沐秋,“走了。”

不知怎么得下了雨,击湿了在空气中飘絮的灰尘,两个人没有地方躲雨漫无目的地狂奔着,像是要跑到月球尽头的共同犯罪者。雨用小小的一滴丈量辽阔的大地,潮湿的衣服紧贴身体的感觉并不怎么好,他们俩寻觅了一会见了个不多人的私人咖啡店便跑了进去。

“潮汐”,大概是它的名字。店主装修得很是温馨,携带着潮汐蔚蓝的清新味道,和潮汐能的无限能量。在吧台的是一名半梦半醒的姑娘脑袋随时都要倒下的可能,顺着布置线索去看能看见一架三角钢琴安静摆放在那儿。

苏沐秋把湿掉的头发往后一撸露出白皙的额头,他点了杯橙汁看着叶修还在那儿半蹲着气喘吁吁,站在吧台前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叶修大大,你是不是肾虚?”话说完这才发现措辞太亲密了,他赶忙想向后退一步划清距离时叶修紧逼过来道了句:“很熟悉吧?”

偏偏苏沐秋准备再改个路线绕过叶修时,叶修又换了说话方式,“想听我弹琴吗?”苏沐秋来不及回答,叶修已经望着钢琴和前台打了招呼,坚定地走过去坐下。

 

雨后初霁,阳光像是刚刚挤出的牛奶。

叶修按摩了手关节后白皙的指尖在黑白键上灵动地跃动,流淌出舒畅的曲子。说实话苏沐秋的音乐鉴赏能力不高,在他看来流行音乐和高雅音乐没什么区别。他看叶修弹琴跟看八爪鱼按键盘一般,整个人一晃一晃的眯着眼睛,阳光映在叶修的手上好看得一塌糊涂。

等曲子结束了苏沐秋听见前台姑娘喊着歌名,他的脸不知缘由得红了。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再看叶修,眉梢尽是洒脱的不羁。

心跳,苏沐秋按住了叶修的手。

——END——

后记:

文章里用了很多我最近读来的梗,断断续续写了好几个星期的贺文。可惜时间紧张,结尾还是有些仓促,没有来得及写好。灵感来源于我每周去心理咨询师进行沙盘游戏缓解心理压力吧。一直很想写的钢琴片段终于出现了,让我松了一口气,能够喜欢上苏沐秋真的是太好了!

10.21苏沐秋生日快乐!

评论(1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