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此lof目前随缘出现更新。


沈放鹤。林燃。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楚路/生活总是欧·亨利(一发完结,撒糖)

生活总是欧·亨利。

伪原著向实则ooc的楚子航×腐男路明非
师兄妈妈苏小妍出没。
*人生事例,亲身体会(当然没有告白。)

00.

欧·亨利式结尾,通常指短篇小说大师们常常在文章情节结尾时突然让人物的心理情境发生出人意料的变化,或使主人公命运陡然逆转,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但即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给人以出乎意料的感觉,又不得不承认他的合情合理。

01.

路明非觉得今天大概是命犯太岁,改天该去找个大庙拜拜。
他捂着胸口,瘫死在老板椅里。腿压椅扶手,头靠椅靠背,好一副没有梦想的被蹂躏许久的咸鱼模样。
他死活也没有想到,可敬可爱的师兄居然开口问这个,累觉不爱。

事情起源于一分钟前楚子航和路明非的企鹅交流。路明非再一次发现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场夜间八点半狗血剧,什么戏剧来自于生活他绝对相信。
面瘫师兄:在吗?
那一瞬间路明非正好在打游戏,随便扫了一眼连名字都没看清以为是芬狗出来坑队友了,颇为高冷地发了一个问号,这也很符合学生会给会长的牛逼S级人设,霸总不是梦。
卡塞尔你路总:?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发来一张图片。路明非点了游戏小窗化把对家对到奥特曼都不认识,另一边拖出聊天的小窗看图。
那是他今天早上发的说说截图。内容是他刚刚看完的priest女神的《杀破狼》小说内容截图。
很顺其自然的,楚子航接下来打了一段话。路明非这才注意到那是面瘫师兄,想了想刚刚的霸总风。再看着那段字拆开都认识,连在一起大脑拒绝理解。
面瘫师兄:我问一下,这本书叫什么名字?
路明非满脑子都是夭寿啦!狮心会会长居然要看耽美小说了!他望着那盘胜利就在前方的星际忍痛扣下了“GG”退出了游戏。
芬狗害死人啊。

02.

路明非是个腐男,不过他一直默默的腐,很少人知道这件事。
现在在他的脑子里已经闪过无数个回答楚子航的句子,总觉得有点羞耻有点微妙。怎么回答都是公开处刑。
不过师兄这回怎么想看耽美小说?难不成是学校里的狂热写楚子航耽美同人文的大手按捺不住艾特了楚子航?或许只是学术好奇?毕竟楚子航的脸和行为都像个苦行僧,想起他的猫王骚老爸楚天骄路明非不禁感慨。平时看严肃文学的人怎么就好奇这个了呢?
路明非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先预警,以防楚子航是个直男一下受不了。
卡塞尔我路总:师兄...首先我要和你说。
卡塞尔我路总:书很好看。但是这写的是...
卡塞尔我路总:两个男的谈恋爱。
卡塞尔我路总:你能接受吗?可以的话我再说书名。

没等多久,楚子航轻飘飘发来一句话,路明非哀叹一声如同零落的树叶。
面瘫师兄:我妈妈要看,没事的。
这明显就已经到了噩梦模式,即使路鸣泽给他开了save/load大法好,他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比较好。
人生不是游戏,没有机会和时间给你存读档。
路明非回想起在精神病院看到的楚妈妈苏小妍,那是个心很大的母亲。即使如此...!也要在预警一下,不过为啥他的说说会被楚妈妈看见?
卡塞尔我路总:师兄!
卡塞尔我路总:阿姨能接受同性恋吗?
卡塞尔我路总:先去问一遍。
原以为故事就将截然而止如同路明非所料想的那样,也偏偏不遂他的愿。
面瘫师兄:我妈就在旁边看我打字。
路明非:...我操。
表面笑嘻嘻,内心mmp。

03.

苏小妍趴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楚子航坐在她旁边给她掖被子,空闲时间看看手机。
苏小妍抬了些头恰好看见楚子航手机屏幕里的大段文字一扫,妙笔生花,是她的菜。那股痞气很好啊。
她儿子从来不在意她这么直白地盯着屏幕看,退出大题点赞。苏小妍打了些精神对儿子道:“子航,妈妈想看这部小说。”
楚子航的手顿了顿,道:“好的,我去问一下。”
企鹅特别关注的声音没有停下来过,在安静的客厅里格外突兀。苏小妍心想,开窍了啊,我的闷骚儿子。

村雨:我妈就在旁边看着我打字。
苏小妍揽着楚子航的手整个人倚着他笑得很甜,她又不是傻当然看得出自家儿子对对方的熟稔与亲昵。她一看儿子给对方的备注是路明非,心下生出几分熟悉来。记得以前乖儿子曾经讲他那卡塞尔学校施耐庵(楚妈妈记错了...。)教授,昂热校长,好像有提过他的小师弟路明非。
路明非:呃...师兄。
路明非:杀破狼。书名就叫杀破狼。
估计他是怕查书名会把同名电影歌曲混淆,特意发了作者的名字过来。看起来这小师弟也是个很细致温柔的人呢,苏小妍有了这个认知挺开心的。她记了书名和作者名满意地揉了揉楚子航的脑袋,像个小姑娘一样没穿拖鞋就奔到楼上看小说去了。
“子航,妈妈上去了!你慢慢聊。”

04.

路明非松了一口气,说完以后整个世界都显得如此美好。这段信息量真大啊...真希望顾帅的魅力能够征服楚妈妈,别再来一回了。
卡塞尔我路总:师兄...。
卡塞尔我路总:我就是怕你妈妈不能接受同性恋。
楚子航想了想给了个回答,真的是大实话。
面瘫师兄:我妈妈有时候看耽美的。
话中带着强烈安慰,他又补了一句。
面瘫师兄:就我本人来说,我可以接受同性恋。
面瘫师兄:路明非,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路明非一个炸裂,五百个楚子航开着黄金眸在他脑子里跳老年迪斯科,憋了半天,倒是说出一句不太像他的话。
卡塞尔我路总:我的荣幸。

05.
一个令人窒息的操作。

就问服不服?
欧不欧亨利?

—End—

评论(2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