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此lof目前随缘出现更新。


沈放鹤。林燃。

考据党。

“我给你我的厄运,我压抑的欲望,我的私心,我喉管中无法咳出的干痒。若你还愿给我一个密不透风的拥吻,我可随手赠你我飘出的今生。”

爱写啥写啥,不想掺和其他事儿,练文笔才是真的。

瓶邪/记张起灵的小表情包们。(短小篇一发完,原著背景。)

文字补充:表情包版微信截图

*表情包dalao张起灵的故事。

*很短很ooc,慎。

*偏题。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冷漠无情,只有这被子还有点温度。

 

事情结束了两年,早在雨村我就不怎么受得了要告诉张海客,他们族长还在山里挖土联系不到的消息。这样显得我特别心胸狭窄小气得很。

我也总不能让闷油瓶处于一个谁也没办法联系的状态,和胖子商量了手机的选择,硬塞了他一个智能机。

闷油瓶学东西特别快,没有半小时他就把一些东西玩得比我还溜。我想起他的年纪,无语了半天。真的就是人比人,气死人。

前一段时间大花把我们几个朋友拉进了讨论组里,叫做什么“解语花呗已到期”。我目不斜视,发了张“爸爸我没钱了”的表情包权当自己死掉了。大花居然舍得怼我,三连击。黑瞎子带头走黑瞎子发出了六角铜铃般的笑声的表情包。我旁边的闷油瓶敲击着屏幕收表情包,最后言简意赅:“已收多谢。”然而最后我还完了那一亿元,变成了个穷逼。

我现在特别后悔让张起灵接触了表情包。现在这家伙动不动就拿表情包来怼他可爱的吴邪爸爸(当然这话我是不会跟他本人说的)。我还不好说些什么,生怕他一个不高兴把我给摁墙上了,抠都抠不下来。连我们这儿最年轻的苏万都说闷油瓶他是表情包dalao,这个人到底无声无息地收集了多少图?

 

大晚上刚回到了南京的旅馆,因为有二叔的财力支持,我们仨才不至于去价格优惠服务劣质的小旅馆。

在二叔的安排下,胖子一个人一间房,他的伙计们两人间。而轮到我和闷油瓶时,二叔以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现在你满意了的语气说:“这店没有房间了,你们俩挤一张床。”

我感觉到周围二叔伙计和刘丧火辣辣的目光,妈的这回和闷油瓶谈恋爱的事情真的要泄露出去了,连二叔都发话了。

胖子替我拿了房卡,郑重地交给了闷油瓶。闷油瓶点了点头,我朝二叔尴尬地咧了咧嘴跟着闷油瓶回自己房里去了。

旅馆的房间不是太大,却是干净得很。我打量了那张床一眼,勉强可以睡上我们俩。闷油瓶早提着干净衣服去洗澡了,我松了口气摊坐在摆在床侧的椅子上刷着朋友圈。

刘丧很丧地发了一句:“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男神居然被猪拱了。”胖子在评论里怼他:“我靠你说谁是猪呢?小吴同志,党的好同志。吴家太爷,吴小佛爷,听说过没有?”

我想了想,小窗刘丧:“醒醒,你男神有男人了。”毕竟明天还有可能用上刘丧,跟人家撕破脸皮也不大好。告诉他个事实让他幻灭一下就好了。

“吴邪,”闷油瓶穿着旅馆自带的浴衣出来了,“你可以洗澡了。”他的头发还有些淌水,整个人就像出水芙蓉般散着冷清的气息。要不是我见过他在斗里和床上的杀气腾腾,肯定已经被这幅模样给欺骗了。

我点了点头,把手机甩在一侧,抱着一堆衣服冲进了浴室。

 

等我出来的时候,闷油瓶的头发已经吹干了,他穿着黑色背心和短裤,背靠墙坐在床上正在弄手机。他的手指使他操作手机的姿势与我们不太一样,看上去奇怪却舒服。

我向床上走去,边用浴巾擦着头发。等擦得差不多了,我把浴巾丢在床边的桌子上,改拿了手机坐在床角,床陷下去了一块。脚一蹬把拖鞋给甩了,半爬到闷油瓶身边凑过去看他在干什么。

“小哥,你在干嘛?”他看了我一眼,露出些屏幕来。他是在给我们发消息,但我就在他旁边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我看见他戳了个表情包给我,没仔细看清他又遮了屏幕。

我一脸懵逼,闷油瓶怎么心思这么复杂?当老子真的有读心术吗?我解了锁一看那微信,有些哭笑不得。

是一张貌似眼睛有问题的小人拿枪指着自己,配字是“你将永远失去可爱的我”。老子如何也想不出他会发给我这种表情包。我抬眼看着张起灵,张起灵也看着我。他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波澜。

我突然想揉揉闷油瓶的头发,一看就是明显缺爱的孩子。我倚着墙背对着闷油瓶,以毒攻毒回了一张“你没有鸡鸡!”的表情包,想看看闷油瓶的反应。

闷油瓶回复很快,他发了张“快快快,快扶我去吴邪床上!”的表情包。无耻至极,我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真的闷油瓶。

紧接着他发了张小人在床一侧,拍了拍另一边床的表情包。我不禁侧目地看他,他看着我,眼睛中有淡淡的笑意。

我舔了舔嘴,微信又响了一声。是胖子发了一句“小哥,天真,要不你们私聊吧...”我这才想起来这是我们三个人的讨论组。

我放下了手机,闷油瓶笑了笑对我做了最后一个表情包的动作。他拍了拍另一边的床,对我说:“吴邪,睡觉。”

我朝他眨了眨眼睛,关了灯躺下。外面南京城繁华依旧,路灯在深色的夜里发着光。

他搂紧了我,凑在我耳边说了句:“我有没有鸡鸡,吴邪你知道的。”说完,某个硬邦邦的物什抵住了我的屁股。

 

我日,耍流氓。

 

-End-


评论(15)
热度(99)